首页 / AG体育 / 有哪些在台湾很常见,在大陆不常见的东西?

有哪些在台湾很常见,在大陆不常见的东西?

第一反应是热门景点门口的轮子,特搞笑。

兔兔。

隋棠: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这样太残忍了,而且以前我养兔兔,我也属兔兔。。。

周迅:。。。

https://www.zhihu.com/video/957240095451914240

一个普遍的现象,当A>>B>>C的时候,在C的认知里,A和B会趋向于同一概念下的种类物。而只有当A>D>B时,D才会有“A和B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正确认知。

然后,台湾一个很常见,但今天的大陆极少见的现象是,很多台湾人,会真心觉得美国和日本是同一类国家。

这种认知,放大陆会被觉得很离奇。如,当讨论“美国的介入”时,大陆人有很大可能,会在默认讨论前提(美国确实有能力)有效的情况下,理性地表述,为何美国介入的可能性不大/介入的效果有限。但若是对方提出“日本的介入”时,特别是摆出一副与“美国介入你们就完蛋了”的态度很类似的态度,去表述“日本介入你们就完蛋了”时,大陆人会有极大概率觉得黑人脸,甚至隐隐对“日本介入”这种可能感到兴奋甚至欣喜。

而显然,B的认知是相对准确的。如,几乎不会有日本人会真心认为,日本和美国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这种想法在八十年代或许曾经存在过,但很快就又消失了。

引申的现象是,当X>>A/B/C/D…时,X也自然会视A/B/C/D…为同一概念下的种类物,而不自主忽略A/B/C/D…之间的巨大差异。典型的例子,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大国/强国,普遍只有“非洲”这个概念,而几乎不了解,也没兴趣了解非洲各国之间的巨大差别。

台湾专属搞笑相声,不禁大陆没有全世界都没有。大实话,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你看看台湾的政论节目,你会笑死的。

https://www.zhihu.com/video/974590233409404928

兔子:我不敢动,不敢动,我打狗是要看主人,可是你不是狗,你是我的鸡腿,我的确没有三个师的兵力,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兵力,我辽宁舰确实不是什么战斗舰,我打你还能用航母啊?太高估自己了。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5131914/answer/387998123

当然是台湾人民给汉字注音的方式啦!

注音符号毕竟不是拉丁字母

2018 年 9 月,我到台湾,开始攻读博士学位。海峡两岸同为华人社会,但规章制度不同,带来了许多细微而有趣的差异。拼音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我们这一节的主题是「汉语拼音在台湾」,不过为了避免讲得太多,给你留下错误的印象,在这里要先大大地强调一下:台湾最通行的注音方式、从小每个人都要学的是注音符号。周杰伦的《晴天》里有一句歌词是,「ㄖㄨㄟㄙㄡㄙㄡㄒ一ㄉㄡㄒ一ㄌㄚㄙㄡㄌㄚㄒ一ㄒ一ㄒ一ㄒ一ㄌㄚㄒ一ㄌㄚㄙㄡ」,就用了注音符号。换成汉语拼音,就是 rui sou sou xi dou xi la sou la xi xi xi xi la xi la sou。

在台湾,注音符号是主要的辅助汉字的工具。从表音的工具属性看,注音符号是合理的、科学的,所以在很多领域,也能跟汉语拼音一样地发挥作用。比如台湾小学生刚上学,学说国语,学汉字,就用注音符号。台湾的盲文、手语,表音功能也都基于注音符号。

不过,在有的情况下,光是能表音还不够,注音符号不采用拉丁字母的做法就会带来负面的影响。电脑输入法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我们平时打拼音,键位跟输英文是一模一样的。这不仅方便记忆,两套键位并一套,更重要的是,不会出现字母跟其他功能键重叠的情况。而台湾键盘大多是这样的:

(图注:台湾市面上的电脑键盘一般这样布局,每个键右上角红色的是注音符号,右下角是对应的汉语拼音,Kakurady [CC BY-SA 3.0])

记忆倒是不难,从左到右,ㄅ、ㄆ、ㄇ、ㄈ、ㄉ、ㄊ、ㄋ、ㄌ(b、p、m、f、d、t、n、l)这样一列列很规律地排下来。不过这套键位跟英文键位完全不同,造成不少台湾人并不熟悉英文键位,输入英文时非常慢。台湾有一所大学还把英文和中文打字作为毕业门槛,常常有学生为通不过英文打字而苦恼。还有一点无法克服的是,注音字母数量太多,占据了 26 个拉丁字母以外的位置,所以在打数字和标点符号的时候,必须加上其他组合键。因此台湾的笔记本电脑常常有小键盘,方便输入数字。

(图注:因为英文打字速度不够而在论坛上哭诉的大学生)

另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是人名、地名等的外文译音。就说人名吧,按照国际惯例,护照之类的旅行证件上,不管当地用什么文字,总是还要备一个拉丁字母的名字。光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汉语拼音方案当年选定拉丁字母,给今天留下了多大的方便,因为不管用西里尔字母还是自己发明一套字母,都仍然需要一个对应的拉丁字母写法,那还不如一开始就用拉丁字母,一步到位。

一个姓还是两个姓?

注音符号不适合用于外文音译,不得不搬出拉丁字母。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在 1940 年,国民政府曾经把国语罗马字更名为「译音符号」。1986 年,台湾「教育部」对国语罗马字的拼法进行了一些修正,主要是去掉了复杂的字母变形标调法,改采用跟注音符号、汉语拼音相同的符号标调法,并又一次改名为「国语注音符号第二式」。

所以理论上,台湾的人名、地名在音译为外文时,都应该按照国语罗马字(1986 年前)或注音第二式(1986 年后)来拼写。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我们以台湾当局最近几任领导人名字的音译为例:

不难发现,各种方案的写法都有,版本众多,相当紊乱。于是有时候,两个人明明是同一个姓,却有不同的拼法。比如说「蔡」这个姓,我们系上一位老教授按照国语罗马字拼成 Tsaih,但大部分人,像蔡琴、蔡康永,都拼成 Tsai,是威妥玛拼音的简化写法。

不光是民间的用法不统一,就连公共部门也是如此。台湾「教育部」拿出来的注音第二式,「交通部」「国防部」居然不买账,只管自己沿用过去的威妥玛拼音。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当年的「北平大学译名」事件。我们可以对照一下《汉语拼音方案》的待遇:由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汉语拼音方案 60 年来一直没能做过任何修订。比如说,方案里只说「声调符号标在音节的主要母音上」,可是 ui 和 iu 的声调符号标在前面还是后面,并没有明确的说法。如果仅仅由教育部和文改会(国家语委)通过,修改、完善起来就会相对方便。

当然,这只能说是一点小小的不足。相比之下,高规格带来的强大法律效力,以及推行、贯彻的坚决程度,都是一目了然、不言而喻的。而台湾汉字拼音的混乱局面,则以极大的社会成本为代价。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文邮件,因为地名写法混乱,必须付出巨大的精力来处理。直到 20 世纪的最后几年,台湾当局才终于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当然是台湾人民给汉字注音的方式啦!

注音符号毕竟不是拉丁字母

2018 年 9 月,我到台湾,开始攻读博士学位。海峡两岸同为华人社会,但规章制度不同,带来了许多细微而有趣的差异。拼音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我们这一节的主题是「汉语拼音在台湾」,不过为了避免讲得太多,给你留下错误的印象,在这里要先大大地强调一下:台湾最通行的注音方式、从小每个人都要学的是注音符号。周杰伦的《晴天》里有一句歌词是,「ㄖㄨㄟㄙㄡㄙㄡㄒ一ㄉㄡㄒ一ㄌㄚㄙㄡㄌㄚㄒ一ㄒ一ㄒ一ㄒ一ㄌㄚㄒ一ㄌㄚㄙㄡ」,就用了注音符号。换成汉语拼音,就是 rui sou sou xi dou xi la sou la xi xi xi xi la xi la sou。

在台湾,注音符号是主要的辅助汉字的工具。从表音的工具属性看,注音符号是合理的、科学的,所以在很多领域,也能跟汉语拼音一样地发挥作用。比如台湾小学生刚上学,学说国语,学汉字,就用注音符号。台湾的盲文、手语,表音功能也都基于注音符号。

不过,在有的情况下,光是能表音还不够,注音符号不采用拉丁字母的做法就会带来负面的影响。电脑输入法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我们平时打拼音,键位跟输英文是一模一样的。这不仅方便记忆,两套键位并一套,更重要的是,不会出现字母跟其他功能键重叠的情况。而台湾键盘大多是这样的:

(图注:台湾市面上的电脑键盘一般这样布局,每个键右上角红色的是注音符号,右下角是对应的汉语拼音,Kakurady [CC BY-SA 3.0])

记忆倒是不难,从左到右,ㄅ、ㄆ、ㄇ、ㄈ、ㄉ、ㄊ、ㄋ、ㄌ(b、p、m、f、d、t、n、l)这样一列列很规律地排下来。不过这套键位跟英文键位完全不同,造成不少台湾人并不熟悉英文键位,输入英文时非常慢。台湾有一所大学还把英文和中文打字作为毕业门槛,常常有学生为通不过英文打字而苦恼。还有一点无法克服的是,注音字母数量太多,占据了 26 个拉丁字母以外的位置,所以在打数字和标点符号的时候,必须加上其他组合键。因此台湾的笔记本电脑常常有小键盘,方便输入数字。

(图注:因为英文打字速度不够而在论坛上哭诉的大学生)

另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是人名、地名等的外文译音。就说人名吧,按照国际惯例,护照之类的旅行证件上,不管当地用什么文字,总是还要备一个拉丁字母的名字。光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汉语拼音方案当年选定拉丁字母,给今天留下了多大的方便,因为不管用西里尔字母还是自己发明一套字母,都仍然需要一个对应的拉丁字母写法,那还不如一开始就用拉丁字母,一步到位。

一个姓还是两个姓?

注音符号不适合用于外文音译,不得不搬出拉丁字母。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在 1940 年,国民政府曾经把国语罗马字更名为「译音符号」。1986 年,台湾「教育部」对国语罗马字的拼法进行了一些修正,主要是去掉了复杂的字母变形标调法,改采用跟注音符号、汉语拼音相同的符号标调法,并又一次改名为「国语注音符号第二式」。

所以理论上,台湾的人名、地名在音译为外文时,都应该按照国语罗马字(1986 年前)或注音第二式(1986 年后)来拼写。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我们以台湾当局最近几任领导人名字的音译为例:

不难发现,各种方案的写法都有,版本众多,相当紊乱。于是有时候,两个人明明是同一个姓,却有不同的拼法。比如说「蔡」这个姓,我们系上一位老教授按照国语罗马字拼成 Tsaih,但大部分人,像蔡琴、蔡康永,都拼成 Tsai,是威妥玛拼音的简化写法。

不光是民间的用法不统一,就连公共部门也是如此。台湾「教育部」拿出来的注音第二式,「交通部」「国防部」居然不买账,只管自己沿用过去的威妥玛拼音。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当年的「北平大学译名」事件。我们可以对照一下《汉语拼音方案》的待遇:由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汉语拼音方案 60 年来一直没能做过任何修订。比如说,方案里只说「声调符号标在音节的主要母音上」,可是 ui 和 iu 的声调符号标在前面还是后面,并没有明确的说法。如果仅仅由教育部和文改会(国家语委)通过,修改、完善起来就会相对方便。

当然,这只能说是一点小小的不足。相比之下,高规格带来的强大法律效力,以及推行、贯彻的坚决程度,都是一目了然、不言而喻的。而台湾汉字拼音的混乱局面,则以极大的社会成本为代价。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文邮件,因为地名写法混乱,必须付出巨大的精力来处理。直到 20 世纪的最后几年,台湾当局才终于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365bet/1865/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