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G体育 / 为什么英格兰足球队每届大赛都会悲剧?是运气问题还是实力问题?有哪些根源原因?

为什么英格兰足球队每届大赛都会悲剧?是运气问题还是实力问题?有哪些根源原因?

  1. 首先英格兰成绩我自己觉得还不算太差,就是几十年来都没混到个冠军。
  2. 其次我认为与其说英格兰成绩太差不如说大家对英格兰的期望太高了。这可能是因为英超太耀眼了,于是大家就下意识地把英超水平和英格兰国家队的水平等同起来。但事实上高度商业化的英超有着英格兰无法比拟的资源,就拿球员来说,2011-2012赛季英超射手榜前五位只有鲁尼一个英格兰人,助攻榜更是一个说英语的都没有。而冠军曼城的主力阵容中也仅有哈特、理查兹、莱斯科特、巴里、米尔纳五人,其中巴里和米尔纳也不是铁打主力(吧)。从中可以看出英超的成功更应该被等同于商业化的成功,而非英格兰的成功。成功的商业运作给英超俱乐部带来了丰厚的资本,它们大量买入全球各地的优秀球员甚至顶级球星,让英超的观赏性上升到其他联赛无法望其项背的地步。这才有了英超的成功。
  3. 而英超的成功的背后其实是英格兰球员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商业化带来的大笔钞票的影响就是,一开始球队有钱买两个国际球员充实一下主力阵容,然后球队更有钱了就可以买廉价的非洲或欧洲小国球员充实板凳深度,到现在球队更有钱了,加之博斯曼法案的推行,球队可以从南美或其他欧洲国家挖年轻的希望之星充实自己的青年梯队。伴随这一递进而来的就是,一开始主力球员要担心与国际球员的竞争,然后板凳球员也要担心和国际球员的竞争,到现在连梯队里的小孩都要担心和国际球员的竞争。而这种竞争并没有带来鲶鱼效应,因为鲶鱼实在太多了。
  4. 媒体报道会对球员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我不认为大到可以将球队不顺归结于它。举个简单的反例,C罗一年要被多少狗仔骚扰多少万次?为什么他还是在不断不断不断不断进球?选择了成为职业球员,自然就需要懂得承受各方面包括媒体的压力。事实上认为自己要在媒体不怎么关注不怎么看好的情况下才能打出好成绩,英格兰是当自己是希腊吗?
  5. 英格兰的传统。有打法上的传统问题,有心态上的传统问题。打法上以往英式足球的高举高打已经过时了,现在兴的是西班牙的tiki-taka,为什么会兴,是因为它好,地面传控和技术优势在近年的各种大赛中完爆了各种田径队和头球队。而英格兰的地面传控和技术优势呢,我还没发现。而心态问题则是一直被轻视的,英格兰足球和英国政治上有着一点相似之处就是总活在往日的荣光中,英格兰自诩现代足球发源地,每逢大赛总是雄心壮志不夺冠不为人,可是被淘汰时就发现弱队我们瞧不起,但强队我们真是打不过

—————————————————————————————————————————————–
2016年更新

时隔四年之后,情况好像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和对手冰岛一对比,大英颇有船大难掉头的感觉,深厚的底蕴、发达的联赛,似乎都或多或少反而影响了球队进行改变的能力。本届号称数十年来最有活力的英格兰队,打发也不再拘泥于英式高举高达,球员特点也愈发丰富鲜明,但结果还是欧洲中国队,霍奇森的责任似乎不小。欢迎讨论

PS.答案成文于2012年,四年之后tikitaka被富有战术观赏性的意大利防守反击完爆,也算是见证了一个时代的退场英格兰的大赛成绩真的不能算很悲剧了,至少每次都还有能力撑到淘汰赛,碰到了强队也起码还有实力撑到点球,要么也是02年小罗惊世一吊或10年门线这样的实在躲不过的霉运。这届以前英格兰除了94世界杯和08欧洲杯没进,00年欧洲杯败给葡萄牙黄金一代跟德国一起悲剧外,至少小组赛一直是相对稳定的,基本没出现过在弱队身上的阴沟翻船的情况,纵观整个世界足坛,近二十年能做到这点的也就巴西和德国了。
过去的英格兰无法取得更进一步的成绩,更多是心态上的问题,遇弱队可以发挥稳定,但只要碰到强队,全队已经形成了长年的心理负担,阻碍了球队的前进。所以英格兰依赖这些年后防线的稳固传统能和强队拼到点球,但也就只能打到点球了。

其实真要说悲剧,08年开和之前的西班牙,那才是真正的悲剧
08年以前西班牙可是经典的预选赛之王,每届都是种子,但成绩可惨多了。问题和英格兰一样是遇强队腿软,遇弱队又容易翻船,而且甚至连点球都支撑不到。从90年起世界杯欧洲杯最好成绩都没过八强,而且还遭遇过98年欧洲杯被尼日利亚最后一场做掉,04年欧洲杯让最后冠军希腊挤掉这样的真正悲剧。02年那次其实是机会最好的,但遇到了那年的韩国,加上自己最后点球没挺过去,已经算是多年来最“遗憾”的一次了。
值得一提的是,英格兰近三十年来唯一的一次点球获胜,对手正是西班牙——96年欧洲杯,主场作战的英格兰点球4:2击败西班牙,那时西班牙的门将还是巴萨梦一传奇苏比萨雷塔。
08年欧洲杯之前的大赛,谈英格兰总是说“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但谈到西班牙除了赞叹一下阵容豪华,人们观念里根本就没把它们当成强队来看待。

所以08年阿拉贡内斯的历史性突破,那算是真正扫除了西班牙几十年来的心魔,从此缔造了西班牙六年的王朝。而英格兰所缺的也正就是这样一次突破,哪怕纯粹是运气好一点,打进一次四强都足够了。
只可惜这届世界杯已经没指望了。按现在这个换代时期这批球员的趋势,加上舆论的压力已经不断积累,近一两届要想有什么突破也实在很难了。说一个违反直觉的残酷现实吧。

自从欧洲杯引入淘汰赛机制后,除了1996年本土欧洲杯,英格兰从未在欧洲杯淘汰赛中赢过一场!

你说,他是实力如此呢还是运气不好呢?先说一个关于威尔士主教练科尔曼的故事:

2001年1月2日,克里斯-科尔曼生命中灰暗的一天。他驾驶的美洲虎撞上了四尺高的围栏和一棵树,他被困在了车中,还尚有知觉。可他的右腿被扎伤,四处都是残留的碎片。经过医生在现场的诊断过后,他们初步认为可能需要截肢。

一个小时过后,消防员将他从事故现场拯救出来,并送他去了当地的医院。

经过医院的排查,科尔曼的身体损伤严重:右腓骨、胫骨粉碎;踝关节断裂;膝盖内侧韧带撕裂。那年的科尔曼刚刚踏上而立之年,他所效力的富勒姆正在逐步冲向英超。这本该是他职业生涯最好的年华……

2002年3月,伤愈复出后的科尔曼只是象征性的在一场富勒姆预备队比赛中登场亮相;同年5月,加迪夫千年球场,威尔士对阵德国,马克-休斯在比赛进行到最后一分钟时换上科尔曼。全场球迷起立鼓掌,欢迎他的“回来”,而这,也是他最好的告别方式。那场比赛,最后威尔士1:0击败了德国。

退役后,科尔曼在富勒姆主教练蒂加纳的帮助下,成为球队青年队的教练员,他在那里学习并成长着。一年后,蒂加纳下课,32岁的科尔曼临危受命,他成为英超历史上最为年轻的主教练。而这个纪录,现在仍是他享有的。

可以说他带富勒姆的成绩并不能算太差,第一个赛季第九,后两个赛季保持在中游,这还是在球队卖掉绝对核心范德萨和萨哈后取得的。2007年4月,他被俱乐部解雇。那时,他不过只有36岁。

可惜的是,他之后的执教生涯未能再有亮点:闯荡欧陆,在皇家社会和拉里萨(塞浦路斯甲)都不成功;回到英伦,执教考文垂亦告失败。

就是带着这样的一份简历,他在2012年1月成为了威尔士国家队主教练,接替逝世的好友斯皮得。这是多么艰难的一份差事?所有人都在惦记着斯皮得为威尔士足球做出的贡献,如果干坏了这份工作,无异于是给好兄弟丢脸了。

接任之初,科尔曼不想改变太多。他继承了斯皮得的人员以及体系,只是效果并不理想。原来那套以传控为主的4-3-3在斯皮得手下能起到作用,可在科尔曼身上并不太管用。在6:1惨败给塞尔维亚队之后,科尔曼痛定思痛,是时候做出些改变了,是时候该合理运用自己的理念了。此后的威尔士,主要以3-4-2-1这套防反体系示人。主要的纲领很少会改变,这就是为什么威尔士如今能走到这一步。

而英格兰主帅霍奇森呢?一位相关人士是这么描述欧洲杯期间的霍奇森的:“每天早晨,霍奇森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想喝一杯茶还是咖啡,而这样的情绪会蔓延到球员身上。”

“在过去,霍奇森的球队往往都是在以一种方式踢球,一直是相当有组织,换人也总是在那么几个时间点上。执教富勒姆时,霍奇森从不在70分钟前做出换人,即使是70分钟后,他可能也就只用一个换人名额。可在英格兰队,他的球队几乎场场有着‘新花样’。”

对霍奇森个人而言,他希望英格兰取得好成绩,因为这可以为他换来一纸新约。为了这份合同,他力求英格兰能踢出漂亮的足球,忽略了本身的时效性。英格兰在预选赛阶段,依靠的是那套菱形中场体系,可为什么到了决赛圈就荒废了呢?这是没有道理的。你不能因为手中有一打好的前锋,就硬是为了“安顿”他们,放弃了原有的体系。

对于一支球队来说,稳固的体系往往比个人更为重要。冰岛向我们证明了这点,威尔士同样也做到了。要知道,威尔士在欧洲杯决赛圈开始前,唯一一场热身赛0:3负于瑞典。如果科尔曼因此乱了阵脚,做出大规模的改变,那还会有之后的故事吗?

而英格兰队,预选赛太顺了;赛前热身赛开始游离于菱形中场和4-3-3,但依旧能赢。这带给霍奇森“信心”,相信英格兰是支强队,无论什么体系都能适用。

可事实是这样吗?


当然,每当英格兰大赛出局,替罪羊一定会是球队主教练。他们不可能没有责任,只是大多数情况下,更该负责的其实是球员。

在英格兰出局后,莱因克尔写过这么两条推特:
“英格兰:不错的球员,没有伟大的球员。蛮差的教练,不适用的战术。每名球员都很困惑,对战术和体系完全没有信心。”
“意大利:不错的球员,没有伟大的球员。非常棒的教练,精明的战术。每名球员都完美融入,完全相信教练布置的战术与体系。”

这两条推特中,指出英格兰与意大利最大的不同,是源自于教练。孔蒂在执教能力方面,可能在很多方面都比霍奇森更有远见。但如果将孔蒂置于英格兰主帅这一位置上,会发生很大的不同吗?

单纯点去想,确实会。因为孔蒂会找出适合英格兰队的体系,不执着于传控,而是重视效率与结果。这可能是很多人的看法。

但其实,即使孔蒂担当英格兰主教练,结果依旧会和霍奇森的成绩如出一辙。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霍奇森这个人本身,他是注重防守的教练,为了在训练场上达成他的目的,他会练习千篇一律的东西,而这也是孔蒂的特点,或者说,他比霍奇森更甚。皮尔洛曾透露,在训练中,孔蒂会让他们11对0,不断重复进攻跑位演练,直到他觉得球员们已经熟练于心了。

可英格兰球员会觉得这些千篇一律的东西很无聊,他们根本不想练。

这才是英格兰队绝大多数球员最大的问题,用卡拉格的话来说,这些球员都太“软”,都如同娇生惯养的孩子。

卡拉格在他的专栏中写道:“你还记得当你还是个孩子时,你去踢球时的场景吗?你的父亲会在你表现糟糕时当面痛斥你,而你的母亲总是会对你说:‘不要担心,别去听他的。’”

“每当英格兰球员表现糟糕,他们认为责任总是其他人的——教练选人的问题、某名球员决断的问题等等。当我听说有些球员对霍奇森的训练方式感到不满时,我实在愤怒至极。他们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去承担责任?”

英格兰球员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他们之中很多人可能从来没有在成名后,真正再去提升自己的能力。他们之中很多人年少成名,拿着高薪,让助理去操办一切事宜,过得实在太过舒适。他们可以在不到20岁,就拿着50k+的周薪,马上拥有资本购置路易威登、名表、名车,出入高档会所,好像这就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成长轨迹一样。
用卡拉格的话来说,“他们之中有些人甚至不知道怎么去预约牙医诊所。”

威尔希尔、张伯伦、菲尔-琼斯,斯特林、巴克利等等,他们全都成名很早,很早就入选了国家队,于是就对参加欧青赛毫无兴趣。

都是成年国家队的成员了,为什么还有把区区欧青赛放在眼里?——可事实证明,跳过了成长本该有的轨迹,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这造就了他们很多人的一大特点——mentality weakness(心理层面的脆弱)

每当英格兰比分落后,有多少英格兰球员的第一反应会是——不能放弃,快点把比分扳回来。
或许,他们绝大数人,在比分落后的那刻,只有会一个念头——要是现在就被淘汰了……
他们不是不爱国,不是求胜欲望薄弱。只是恐惧成了他们的本能反应。然后到头来不知所措,最后恶性循环下去。


而威尔士球员与他们不同,威尔士3:1击败比利时,三名进球队员:阿什利-威廉姆斯、罗布森-卡努、沃克斯,三人全部出生于英格兰。罗布森-卡努还曾为英格兰青年队效力过,可英格兰根本不可能看上这些人。他们能够站在现在这样的舞台上,付出了远比常人多得多的努力。

除了贝尔,威尔士阵中有多少人能进入英格兰队首发阵容?又有多少人能进入英格兰队大名单?
少之又少。

可他们真的比英格兰差吗?
英格兰可比威尔士差多了……

威尔士球员和英格兰球员一样,基本都是在英伦三岛联赛效力,没有冬歇期。可威尔士球员有抱怨疲劳吗?他们知道疲劳不是借口。能有冬歇期,能有休息时间自然是更好,但这绝对不可能成为主导性的因素。
英格兰一出局,当局高层就马上提出。“我们现在必须要制定冬歇期了,否则球员们要累趴了。”
呵呵,你们这是在借口安慰自己吧?英格兰对阵冰岛时的首发阵容,首发11人上赛季平均出场次数38。可你是否知道,从今年1月开始,梅西为巴塞罗那踢了38场比赛。

所以说,真正的问题,还是出于球员本身。威尔士队有个口号“together, stronger”(齐心,更强)。论整体实力,威尔士肯定不及英格兰(英格兰也确实赢了威尔士)。但论精神面貌和努力程度,一定是威尔士球员更为努力。这里并不是一棒子打死所有人,瓦尔迪这样的球员当然是绝对努力的。但英格兰阵中,拥有太多“浮华的一代”。这样的足球文化氛围,并不是选择一个正确的教练,就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的。

威尔士队身上,拥有着英格兰队不具备的品质。这样的品质,才是造成此番“天差地别”的真正原因。

————————————-
本文摘自:威尔士身上,拥有英格兰不具备的品质
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XC写字的地方

2018年,英格兰创造了近28年来最好的世界杯战绩。

这支浑身槽点的球队,给世人带来了快乐足球。英格兰球迷上一次这么快乐,还要追溯到1996年欧洲杯——“It’s coming home”的旋律,也正是在那一年开始红遍英国。

但事实上,快乐,从来不是英格兰足球的主旋律,痛苦和愤怒才是。它们最后随着时间的沉淀,变成了英式自嘲的原料。

有好几次,三狮军团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重复着亚瑟王的悲剧:他拔出了石中剑,他拥有强大的圆桌骑士,但他最后失败了……

1996年至1998年,这种感觉尤为明显。正是在那几年,英格兰成为许多中国球迷的足球初恋。我们认识了那支充满血性和灵性的英格兰,也记住了那些才华横溢、个性张扬、却又充满悲情色彩的三狮英雄。

回顾这段简短的历史,或许我们可以解释:为什么英格兰国家队,会是如此特殊的存在?

【欧洲杯前的副本:终结工体不败】

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英格兰点球负于德国,加斯科因赛后哭得像一个孩子一样。但如果他知道自己将接连错过1992年欧洲杯(重伤)和1994年世界杯,23岁的他,应该会哭得更伤心。

好在,1994年维纳布尔斯接过了格拉汉姆·泰勒的烂摊子,让三喵变成了三狮,毕竟他可是曾带领巴萨夺得西甲冠军和欧冠亚军的教头。

之前正是在维纳布尔斯手下,加斯科因达到了生涯巅峰。所以当保罗·因斯问他“这新教练怎么样”时,加扎的回复是:“绝对牛逼!(He is f**king marvellous)”

为了备战欧洲杯,英格兰筹划了远东热身之旅,于1996年5月来到了北京。在这场历史性交锋中,“欧洲中国队”3-0轻松战胜了中国队。巴姆比梅开二度,加斯科因锦上添花。

由此,中国媒体吹嘘的“工体不败”戛然而止。那场比赛终场哨还没吹响,全场6万人就一起喊“戚务生下课”。志愿者向后卫皮尔斯翻译了这句话,后者当场懵逼:中国球迷要求还真高……

这次远东之行,也给英格兰带来了不少麻烦。多名英格兰球员在香港酒吧玩“牙医椅”游戏(输家被摁在椅子上,由惩罚者灌酒)被英国媒体偷拍,而后加斯科因又打烂了飞机上的小电视,引发轩然大波。

为了赔付航空公司的损失,经队委会商议,每名英格兰球员交了3000英镑。有了共同的外敌,反而让队伍更加团结。

吸收了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伴随着“足球回家(When Football Comes Home)”的主题,这群家伙斗志爆表,他们渴望在家门口证明自己。每场比赛前,亚当斯都要在更衣室用球猛踢墙壁,同时低声咆哮:“这是我们的地盘!这是我的地盘!”

那一年,郑伊健、陈小春主演的《古惑仔》前三部陆续上映。而这支英格兰,就是一支痞气十足的球队。

【史诗级打脸,加斯科因的巅峰之作】

欧洲杯首战瑞士,英格兰开局很兴奋,阿兰·希勒用一脚爆射打破了21个月(11场)的国家队进球荒,并开启了本届杯赛的金靴之路。

但领先后的英格兰反而越踢越保守,下半场换下麦克马拉曼和加斯科因后,英格兰缺少了边路爆点和中路串联者,第82分钟,皮尔斯不幸禁区内手球,瑞士头牌前锋图尔其尔马兹点球一蹴而就,把比分扳为1-1平。

历史上第一次参加欧洲杯的瑞士,逼平了主场作战的英格兰,维纳布尔斯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代价,球队的压力也空前巨大。

次战宿敌苏格兰,场面焦灼五五开,英格兰的进攻并不流畅。此时,球星站了出来。

第53分钟,加里·内维尔右路传中,皮球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越过门将,阿兰·希勒后点顶入空门。大内后来回忆:“那是一次传中,仅仅是一次传中,但我认为那是我生涯最好的传中之一。”

失球后的苏格兰疯狂反扑,此时站出来的是希曼,他不仅化解了戈登·迪里的近距离头球,而且还在第78分钟神奇扑出了麦卡利斯特的点球,挽救了送点的阿森纳队友托尼·亚当斯。

这个点球彻底改变了比赛的平衡,仅仅1分钟过后,加斯科因上演了那记名垂千古的凌空抽射。这个进球,被《442》杂志评为欧洲杯历史上第三大进球。排在它前面的是1976年帕年卡的勺子点球、以及1988年范巴斯滕的零度角。

进球之后,加斯科因和队友尽显“戏精”本色,他们竟然模仿了“牙医椅”的庆祝动作!谢林汉姆说:“那是一个完美的庆祝动作,这是典型的英式自嘲,是对所有嘲讽的有力回击。”

这还没完,欧洲杯结束后,加斯科因回到了效力的苏格兰流浪者俱乐部,他把他对苏格兰进球的所有相关报章版面都剪出来,然后溜进更衣室,贴满了整个俱乐部布告栏——这个29岁的熊孩子……

这场比赛,是英格兰队史中绝无仅有的“打脸之战”。窝囊了这么久的三狮,从来没打脸打得这么爽过。

赛后,《镜报》给出的标题是:《英格兰:一支堪称垃圾的酗酒足球队——至少昨天之前我们是这么说的》。球队的舆论环境,开始彻底改观。

【最好的英格兰,近50年最佳一战】

小组赛末战对阵荷兰,用ESPN的话说,“英格兰迎来了1966年之后,最出色的一场表演。”这也是谢林汉姆24年个人职业生涯最佳比赛——甚至超过1999年欧冠决赛。希勒也认为,那是他国家队生涯所预见最好的英格兰。

面对拥有范德萨、博格坎普、西多夫等球星的荷兰,英格兰前62分钟连轰四球,早早杀死比赛。

其实荷兰在场面上并不处于明显劣势,如果博格坎普带了射门靴,希丁克的球队也不至于输这么惨。这场比赛之所以被描绘得神乎其神,除了巨大的比分差距,更在于英格兰踢出了才华横溢的漂亮足球。

保罗·因斯用一个匪夷所思的脚后跟领球带入禁区,让老布林德送出点球。加斯科因和队友的短传精妙配合,羞辱了荷兰整条后防线后,由希勒打入第三球。《邮报》的评语是:英格兰踢得像荷兰,而真正的荷兰却无法应对。这场比赛证明,英格兰真的可以像他们的大陆表亲一样,能传、能跑、能控。

这场比赛最大的主角,不是各自梅开二度的希勒和谢林汉姆,依旧是灵气十足的加斯科因。赛后,现场球迷高唱《只有一个加斯科因》。

1/4决赛对阵西班牙,英格兰尽显疲态,失误陡增。虽然双方都创造了不少机会,但灵巧的西班牙更接近破门。上半场,边裁吹掉了萨利纳斯一个不越位的好球。

本场MVP当属门将希曼,他不但冲出禁区外封堵了曼哈林致命的单刀,还在点球大战中扑出了纳达尔的点球,英格兰首次在世界大赛中赢得点球大战!当时的英格兰人肯定不会想到,他们第二次赢,要等到2018年。

队友皮尔斯把希曼吹上了天:“西班牙踢得比我们更好,但是我们运气不错,我们有一位当时可能是世界第一的门将。”

【终于,英格兰还是输给了宿命】

终于,欧洲杯迎来了英德大战。这场半决赛有多经典?BBC评论员戴维斯说:“如果有人告诉我你要去天堂了,可以带一场比赛录像去。那我会选择这场比赛,不过到了天堂,我会尝试改变这场比赛的结果。

英格兰在第3分钟就取得梦幻开局。加斯科因罚出角球,索斯盖特前点一蹭,希勒破门。但仅仅13分钟过后,德国就由昆茨扳平了比分——但从慢镜头看,助攻的海尔默有越位嫌疑。

此后,双方踢得激烈有余,精彩不足,整个下半场双方竟然都没有一次射正。但进入加时赛,却是高潮迭起。

加时第3分钟,麦克马拉曼禁区内倒三角回传,安德顿抢点击中门柱。

加时第9分钟,希勒横扫门前,加斯科因本可离门2米将球踢进空门,可惜他启动慢了半秒。

如果他们能够破门,那德国将“立即死亡”,而安德顿或加扎将成为欧洲杯史上第一个金球破门的球员,而不是之后的比埃尔霍夫。

终究,故事重复了六年前的剧情,英格兰再次因为点球大战倒在决赛门口。索斯盖特成为12个主罚者中唯一罚丢的球员,他匆匆忙忙地射了一脚角度并不刁钻、力道并不大的地滚球,被科普克轻松扑出。

“维纳布尔斯和布莱恩·罗布森问我,是否愿意第六个罚点球,我此前职业生涯里只罚过一个点球,那个点球还罚丢了,但我还是告诉他‘行,都听你的(罗布森)’。”索斯盖特后来回忆道。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索斯盖特承认,在接下来的22年中,他一直在研究如何提高点球的命中率。索斯盖特一直想告诉世人:他要为当初的自己赎罪,他当初的失败,是有价值的。

回顾这届英格兰,加斯科因是当之无愧的灵魂。他就像一位风华绝代、妙语连珠的交际花,让她周边矜持的绅士们放下架子,搞活了整场的气氛。加扎代表英格兰踢了两届大赛,都打进四强,都在半决赛点球输给德国。悲剧英雄的宿命,莫过于此。

自他之后,虽然英格兰在接下来10年间人才连绵不绝,但却再也没出现过像“加神”如此有创造力的技术型中场。

欧洲杯后,特里·维纳布尔斯离职,加里·内维尔在自传中为他鸣冤:“就算特里工作之外有些商业行为又如何?就算他会经常邀请我们到他的酒吧喝上几杯又如何?就算他不愿向国际委员会卑躬屈膝又如何?真正重要的,是他不仅接手了泰勒留下的烂摊子,而且重建了英格兰队的尊严,让英格兰30年来第一次距离冠军如此之近。无论是技术还是战术层面,我们都没有理由惧怕任何人。”

1996,对英格兰人来说,那是一个夏天的童话,是那个时代英国人文化自信的代表作。经历了长期的经济危机、黑色星期三的折磨、足球流氓的肆虐、欧战禁赛的痛苦。不列颠迎来了英伦摇滚、酷不列颠文化、工党领袖托尼·布莱尔,以及这支让举国兴奋的真·三狮军团。

【被抛弃的加扎,被热捧的欧文】

虽然球迷和球员对维纳布尔斯恋恋不舍,但英足总早在欧洲杯开赛前,就已经钦定了霍德尔带队去法兰西,当时他才40岁。

作为英格兰队史第二年轻的主帅,他重视技术、善于发掘新人、有不错的阅读比赛能力。但人员管理却是一塌糊涂。霍德尔是一个控制狂,他像“对待学龄儿童一样”管理每一位球员, 而且还迷信一位女巫师,这后来遭到了许多球员的吐槽。

酒鬼+熊孩子加斯科因首当其冲,在巫师艾琳·德鲁里屡次改造无果后,霍德尔抛弃了这位31岁的核心。

加扎在霍德尔的房间得知落选的消息后,大骂“你TM这杂种(You f**king bastard)!”并且把房间里的桌子掀了,把花瓶也砸了,直到因斯和希曼冲进房间,才把他制服住。

没办法,霍德尔心意已决,他的常用352阵型中,有斯科尔斯、保罗·因斯、大卫·巴蒂、贝克汉姆这些中场球员。但即便是相对听话的贝克汉姆,也被他排除在首战突尼斯的首发之外,理由是:小贝把太多精力给了维多利亚,不够专注。

加斯科因以如此荒诞的方式,丧失了最后一次挑战命运的机会。“每个人生来都是君王,但大多数在流亡中死去。”王尔德的这句话,预言了加斯科因和之后诸多三狮球星的命运。

面对小组最弱对手突尼斯,英格兰进入状态很慢,直到第26分钟才迎来第一脚射门。好在英格兰的定位球战术又起了作用。第42分钟,取代亚当斯成为新队长的阿兰·希勒,用头槌确立了领先优势。

这场比赛最大的发现,是23岁的斯科尔斯,他成为全队威胁射门最多的球员,并在第89分钟用一脚漂亮的远射锁定了胜局。作为首发11人最瘦小的球员,他在霍德尔的指导下减了好几磅,“这减缓了我的哮喘病”。《队报》评选的小组赛首轮最佳阵容,斯科尔斯是唯一当选的英格兰人。

谢林汉姆本可能打进本届世界杯最精彩的进球之一,可惜他在禁区外胸部停球后的凌空抽射,偏偏砸中了横梁。第85分钟,他被18岁小将欧文换下,英格兰这场唯一的换人。

次战罗马尼亚,双方势均力敌。上半场除了罗马尼亚球员伊利耶的精妙挑射击中横梁,其余乏善可陈。

第32分钟,保罗·因斯因伤下场,贝克汉姆终于迎来了世界杯首秀。在后腰的位置上,小贝表现出全面的能力,狂奔后的远射、直接任意球攻门、右路圆月弯刀传中……都给对方球门造成了不小的威胁,也让世人迅速记住了这个帅气的小伙子。

但下半场刚开始1分钟,英格兰便因为防守边界球注意力不集中,被打入一球。落后的英格兰没有太多办法,只能又用欧文换下了谢林汉姆。

这一招,还真管用。第81分钟,欧文禁区内混战破门,以18岁190天成为英格兰在世界杯上最年轻的进球者。

就在大家以为这场会以平局收场时,英格兰的后防再度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右翼佩特雷斯库冲入禁区完成绝杀——没错,就是前江苏苏宁、现贵州恒丰的主教练佩特雷斯库,当时他效力的球队是:英超切尔西。

补时阶段,英格兰差一点绝平,可惜欧文的远射击中门柱。细节决定成败,英格兰为他们的后防漏洞付出了代价。

赛后的发布会,一名加拿大记者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教练,如果欧文是披头士,谢林汉姆是滚石,您在洗澡的时候会哼哪首歌呢?《Twist and Shout》还是《Satisfaction》(分别为两支乐队的单曲)”

霍德尔想了半天,回答道:“我还是喜欢海滩男孩。”

【从宠儿到弃儿,贝克汉姆的急速坠落】

三狮主帅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小组赛末轮与哥伦比亚的生死战,欧文取代谢林汉姆先发,欧文正式上位。

这场节奏转换极快的比赛中,英格兰的后防没有犯错。第20分钟,安德顿非常漂亮的凌空爆射打破僵局,但是他的风头,却完全被另一个主角盖过——大卫·贝克汉姆。

第29分钟,英格兰获得一个离门30码的任意球,贝克汉姆用一脚标志性的圆月弯刀,攻破了蒙德拉冈的十指关。这是他17次国家出场的首粒进球,“贝氏弧线”名扬世界。在比赛前,他一边听图派克的说唱,一边独自练了两个小时的任意球,功夫不负有心人。

那一天,正好是贝克汉姆母亲桑德拉的生日,他和因斯联袂,压制住了“金毛狮王”巴尔德拉马领衔的哥伦比亚中场,“我没法踢得更好了,那是我国家队生涯最好的一次表演。”赛后小贝如是说。

当时肯定没人会想到,贝克汉姆从天堂到地狱、从宠儿到弃儿,只隔了四天。

在那场至今为人传颂的英阿大战,贝克汉姆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成为全世界的主角。

那场比赛有许多经典的元素:40分钟内打入4球,被誉为世界杯史上最精彩的上半场。欧文千里走单骑,狂奔50米破门,“追风少年”正式上线。阿根廷妙到巅毫的任意球配合,被后世奉为圭臬。因斯和巴蒂罚丢点球,英格兰点球魔咒继续。还有英格兰和阿根廷时隔12年的恩怨情仇……

本来这些元素,都可能在次日登上报纸的头版。但最终,贝克汉姆抢了头条。

下半场比赛开始仅2分钟,贝克汉姆被西蒙尼从背后凶狠撞倒,“长颈鹿”裁判尼尔森对西蒙尼出示了黄牌,随后,面对贝克汉姆,丹麦人竟然直接掏出了红牌!这让所有的电视观众目瞪口呆。随后通过慢镜头才知道,小贝趴在地上,突然来了一脚“蝎子摆尾”,勾倒了西蒙尼。

比赛后,英媒体和球迷彻底炸了。镜报给出的标题是:《十位三狮英雄,一个愚蠢的男孩》,这家媒体甚至做了一版掷镖圆靶的样式,而贝克汉姆处于靶心。球迷则更加激进,伦敦的一家酒吧外悬挂了一个被处以绞刑的贝克汉姆人偶,许多球迷还给他寄去了死亡威胁。

这样的舆论,令人遗憾,大众忽略了这场本可载入史册的比赛,也忽略了那支极具韧性、本可成为后世典范的三狮军团。他们少打一人坚持了73分钟,近乎搏命的连续铲球、并且多次依靠定位球差点破门,凸显了那支球队的勇气和魅力。

98年世界杯,是中国广大球迷收看世界杯电视直播以来,最经典的一届。20年过去了,当我们回首这届赛事那些经典的瞬间,欧文的单骑闯关和贝克汉姆的染红,是绝对不会被忽略的。

【英格兰人的英雄气概】

回顾这两届英格兰,你会发现共同的宿命:他们都贡献了足以载入史册的进球,球队的实力都足够强大,但在最后向宿敌复仇的那一战,却以最令人惋惜的方式,倒在了最后的生死决斗。

这是典型的古希腊悲剧情节:他们很强大,但最终输给了命运。亚里士多德就曾总结过,悲剧容易引发观众对主角的怜悯,以及对命运无常的感慨。

这也是为什么欧洲中世纪的“四大英雄史诗”,都有很浓重的悲剧色彩。而世人热衷于歌颂的凯撒、拿破仑和斯巴达三百勇士,都没有Happy Ending。

输给命运,才是古典英雄的归宿。悲壮的个体和遗憾的情节,如同那些堪称奇迹的成功,同样值得被歌颂。

1998年之后的英格兰,几经沉浮。迂腐的英足总和缺乏魄力的教练,渐渐耗尽了那批球员的天赋,英格兰队的实力也很少再达到一流强队的水准。用里奥·费迪南德的话说:“我们荒废了一代人,甚至是两代人。我们距离成功,越来越远。”

但在俱乐部的战场,却是另一番景象。1999年,弗格森的曼联在诺坎普神奇逆转拜仁,夺下英格兰暌违15年之久的大耳朵杯。2005年,利物浦连扳三球,依靠点球大战战胜AC米兰,完成著名的伊斯坦布尔大逆转。这两场比赛,堪称欧冠史上最伟大的两次逆转。当然,2012年的切尔西,也足够伟大。

所以你看,英超的俱乐部,没有西甲球队那般技术细腻、没有意甲球队那般组织严密,但他们那股劲儿,让他们屡屡创造史诗级的奇迹,正如文章开头丘吉尔说的那句:“成功并不是终点,失败也不是终结,勇气才是永恒。”

勇气,这个英格兰的传统,一直都没丢。

2018年,随着实力的累积,在一群年轻人的努力下,英格兰的奇迹也再度诞生——英格兰打破了命运的枷锁,第一次在世界杯上赢得了点球大战,并且时隔28年打进世界杯四强。

所以,为什么英格兰和英超为什么有这么多拥趸?

可能是因为他们身上,拥有更多的英雄气概。这种气概,让他们经历了无数失败和嘲笑后,依然坚守一个信念:永不放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365bet/21584/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