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G体育 / 德国球迷为什么讨厌莱比锡红牛队?

德国球迷为什么讨厌莱比锡红牛队?

莱比锡是用了几年时间就冲上了德甲,十分了不起的成绩。背后是红牛集团花了大量金钱引援、选帅、建立一个优秀的后勤团队。然而德国人并不买账,没有一支德甲球队是企业冠名球队(在我朝的话。。)所以莱比锡被称为没有球队文化的球队(多特南看台等等)球队入会昂贵(几百欧,多特大概没100欧吧)其次红牛是国外的公司,遭到本国人反感实在太正常了。

12月初的一个寒冷夜晚,在莱比锡主场面对霍芬海姆的比赛已经稳操胜券之后,一些西装革履的支持者正退往球场上方的贵宾休息室。但他们并没有提前离场,而是聚集到一个显示屏之前,密切注视着其他赛场的即时比分。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如果拜仁慕尼黑能够在客场延缓门兴格拉德巴赫的前进势头,莱比锡就将会上升到联赛的领头羊位置。虽然这对于还有大不个赛季的德甲联赛而言,并不代表着什么,但对于莱比锡而言,这却有可能是他们俱乐部的历史性时刻。

不过在补时阶段,拜仁被判罚了一个点球。当门兴的本塞拜尼把皮球冷静地射入球网的时候,贵宾休息室内的人群集体发出了叹息的声音。他们至少还需要在一周之后,才能够证明自己已经是德甲联赛中的最佳球队。这距离他们当初建立俱乐部,已经有接近十年的时间。

莱比锡由奥地利饮料巨头红牛从头建立的球队,如果你是一个德国球迷的话,要不莱比锡就是你最喜欢的俱乐部,要不它可能就会是你最讨厌的球队。若然你真是一个莱比锡球迷,德甲其他队伍的球迷会告诉你,你是一个极少数,因为他们已经成为德国最受唾弃的俱乐部。

RB莱比锡俱乐部的发展史,就相如同商业市场中,一家来自美国的集团在欧洲进行收购和扩张。在2009年之前,它根本不存在。然后,红牛集团——已经是萨尔茨堡和纽约足球俱乐部,以及F1车队和某些极限体育运动项目队伍的拥有者——控制了一直在德国第五级别联赛征程的马尔克兰施塔特队(SSV Markranstadt)。他们改变了球队的名字,把红牛的元素变成了球队的主色调和俱乐部标志。它还与这座城市中拥有43,000个座位的体育场签下了10年租约,并破土动工建造了一个富丽堂皇的训练基地,开始了他们在德国足球的历险之旅。

根据 @飞鲸 体育数据足球历史数据库资料,仅仅8个赛季中,莱比锡就成功升入了德甲。到了建队第10年的2018/19赛季,他们就出现在了欧冠联赛淘汰赛的舞台上。他们的阵中,拥有着德甲联赛最年轻的阵容,踢着活力四射的进足球。迄今为止,本赛季没有其他队伍能打进比他们还多的进球数字。莱比锡已经做好准备,在本赛季去挑战拜仁慕尼黑,这个暂时在积分榜上与莱比锡并驾齐驱的七次联赛冠军得主。这对于一个在过去十年中只出现了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两个冠军得主的联赛而言,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但如果你认为新竞争者的出现会受到球迷们的热烈庆祝,那就大错特错。

法兰克福首席运营官说:“我们宁愿支持死敌也永远不会支持莱比锡。我们会选择像拜仁这样传统的俱乐部。”

要理解这一点,就有必要认识到德国足球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几乎没有重大变革。当然,体育场变得更大了,球衣上也有了广告的出现,但俱乐部和球迷之间的信任和距离始终没有怎么改变。多特蒙德首席执行官克拉默说:“足球是我们社会的粘合剂,它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为了确保没有商业公司或挥舞着巨额钞票的寡头像其他国家所允许的那样对俱乐部进行收购——德国足协制定了独有的“50+1”规则,即私人投资者或企业不能拥有职业球队50%或以上的股权,俱乐部则必须拥有50%以上的表决权。其中例外的情况只有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因为在1999年1月1日前,拥有这两家俱乐部的企业已经连续不间断地成功运营了20年以上,所以能够获得豁免。

红牛和莱比锡显然不属于这样的情况,但他们采取了精明又完全合法的行动——先是发行了少量股票,自己购买了49%,然后对其余股票采取高额的定价,并选定某些特定的投资者才有购买的资格,从而满足了“50+1”的要求。

除此之外,联赛对俱乐部采用商业标识也有限制,但对饮料罐上标志性的形象作出一些调整,足以使得红牛绕过它。至于禁止俱乐部以公司名字命名的规定,红牛对此也有自己的答案。官方解释,莱比锡RB名称上的RB并不代表红牛,这是代表RasenBallsport,字面意思则是“草坪上玩球的运动”。但无论如何,几乎每个人还是会叫他们红牛。这种花招,加上俱乐部令人炫目的崛起,使得德国足球的其他俱乐部都将莱比锡的成功视为一场生存的危机。

“足球的目的是为热爱足球的人服务还是为其他人服务?”法兰克福董事会成员赫尔曼问道。当莱比锡RB在法兰克福比赛时,他们拒绝在记分牌或其球场的任何地方展示其标志。“我不是来为红牛做广告的”赫尔曼说。

对他们感到厌恶的,不仅仅是德国最传统的两家俱乐部——法兰克福和多特蒙德,当莱比锡第一次前往柏林联合主场作赛时,赛前通常专门用来介绍来访俱乐部历史的页面,他们用公牛繁殖的介绍所取代。杜塞尔多夫专门更新了俱乐部的章程,禁止安排与莱比锡的友谊赛或以任何方式提供“超出体育规则要求的”的认可。

德甲的球迷团体经常抵制前往红牛竞技场的观赛之旅,几乎所有人都展示带有尖锐口号的横幅。“有时我觉得在其他俱乐部的球迷之间有一场比赛,那就是看看谁对红牛采取了最强有力的行动”,现效力于科隆俱乐部的前莱比锡执行官弗兰克·艾赫利格说道。另一个竞争对手奥格斯堡的主席,甚至曾组建了自己的投资者小组,试图夺取莱比锡的控制权,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们称莱比锡的支持者为‘顾客’’,因为他们就是顾客,”鲁道夫说。他是杜塞尔多夫的球迷积极分子,球队正在努力避免降级。他对莱比锡在德甲联赛中的表现很不满,更不用说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一了。“这感觉太不公平了,他们所做的这些并不是童话。这只是关于钱。”

本赛季在德国的赛场上,维尔纳、希克、波尔森和萨比策等人,经常在前场交出犀利的进攻配合和表现。2019年1月才从美国大联盟的纽约红牛队转会到莱比锡的美国中场亚当斯这样描述道:“赢得球权后,我们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就能冲击对方的腹地,并在场上创造尽可能多的机会。这就是我们的踢球风格。”

20岁的亚当斯是属于莱比锡RB第二批涌现的优秀年轻球员中的一员,他们正紧跟着前人的步伐快速成长,而这其中包括只比他大三岁的德国国脚维尔纳。亚当斯说:“我们都只是一群在球场上奔跑的年轻人。我们想呈现一种与红牛一样有活力的足球。”然而他指的是该公司旗下各个球队的足球风格,还是那款含有咖啡因的饮料,还不清楚。

除了曾经支离破碎的柏林,莱比锡是前东德最大的城市和重要的体育中心。对高水平训练的大部分研究,其中包括奥运会中严禁使用的兴奋剂,都是在莱比锡体育学院所进行的。

从前,莱比锡也是一个足球城。20世纪50年代,有10多万人聚集在旧体育场观看比赛,这座体育场的外围现在正环绕着新的红牛竞技场。直到1988年,也就是柏林墙倒塌的前一年,莱比锡足球俱乐部在对阵马拉多纳所领衔的那不勒斯之间的联盟杯比赛,吸引了9万名观众。可是德国统一后,整个前东部的足球年久失修。虽然有球队会偶尔出现在德甲一两个赛季,但是没有一个是能有足够竞争力的。

@飞鲸体育数据 德甲联赛API接口统计,上一支能够在德甲成为领头羊的前东德球队,已经要追溯到1991-92赛季的罗斯托克。在莱比锡RB在2016-17赛季的德甲第11轮比赛结束后短暂登上榜首,才打破了这个尴尬的纪录。而在莱比锡RB崛起之前,他们都没有球队能够赢得冠军联赛的参赛资格,更别说有机会问鼎德甲冠军。

当红牛集团在2009年将注意力转向莱比锡的时候,前东德的足球已经跌过到低谷,他们只在德国足球的低级别联赛尚有几个苦苦挣扎的俱乐部,每场比赛最多只能吸引几千名球迷到场。

红牛的全球足球主管奥利弗说:“你可以看到德国东部有一支职业足球队的发展空间。”尽管如此,成功还是来得比公司的预期要慢。因为禁止使用红牛标志,该俱乐部的第一个赛季没有任何队标,到场观战的支持者人数也很少。在一次升级后,它在第四级别联赛熬了足足三个赛季,才得以晋升到德丙。

那时,兰尼克已经被聘为俱乐部经理。此前,兰尼克在汉诺威96和霍芬海姆曾上演了两次成功带队进军德甲的成就。在红牛集团的支持下,他享受着几乎没有限制的预算。但是,他没有把钱花在已成名的老球员身上,而是集中精力培养年轻人才,其中大部分都是从德国东部较小的球队中挖来的。红牛的实力也意味着他的球探可以比同等规模俱乐部在更大的范围中搜罗优秀年轻球员。

当兰尼克去葡萄牙观看U19岁世界杯时,现在身披莱比锡9号球衣的波尔森还在丹麦乙级联赛踢球。他回忆道:“他们当时已经有了一个关于未来发展的宏大计划。兰尼克告诉我,球队下赛季会进入第三级联赛。如果我加入球队,就可以成为实现这个目标的一分子。他们会在下一年升入德乙,然后有一年的时间来适应这个级别的联赛水平,接下再去进军德甲。”

这种上升速度的假设令人吃惊,但是波尔森听得越多,就越觉得意义非凡。他谈到兰尼克时说:“看看他的履历,他不止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的尝试了。他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当波尔森参观莱比锡的训练场之后,他确信这个俱乐部的计划不是镜中花水中月。“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像德丙联赛的其他所有球队,各方面都早已为征战德甲做好了准备。”

兰尼克签约的年轻球员,像波尔森和维尔纳,中场球员萨比策和德姆,早早就已经加入队中,而且他们的身价也远比成名球员便宜。波尔森说:“如果你看看我们的阵容,就知道有很多都是在我们还在德乙甚至德丙联赛的时候加入的。大部分球员的转会费都非常非常便宜,有五六名球员的总成本加起来还要低于1000万欧元。”

现在莱比锡RB已经打进了冠军联赛的16强,即将在二月份迎战热刺。迄今为止,它在单个球员身上的花费,还没有人能打破2017年时坎普尔从勒沃库森加盟的2000万欧。“我们没有做人们所期望的事情——红牛来了,统治了德甲,花很多钱去买最好的球员,”CEO明茨拉夫说。“我们从来没有买过大牌球星,引入的基本都是年轻球员。在当时,德甲所有球队都可以轻易买下这些球员,甚至德乙大部分球队都能够负担得起这个费用。我们在球探方面做得很好,有着清晰的理念。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坚持这一理念。”

从桑拿浴室到医疗保健,大规模的财政投入为莱比锡提供了明显的优势。红牛旗下的其他俱乐部,如奥地利萨尔茨堡红牛和美国的纽约红牛,也包括南美的巴西红牛和非洲的加纳红牛,与城市足球集团麾下的曼城、纽约城以及从乌拉圭到印度的其他五家俱乐部类似,他们有的是专制的组织结构,使得决策比其他德国俱乐部更为便捷。

本赛季新上任的主帅纳格尔斯曼指出,“你可以说,‘我想在训练场上建造一面视频墙’,你不必去问20个人,而且不必举行有20个人参加的董事会议,去讨论这项举措的好坏和优劣”。对竞争对手来说,这个过程要复杂得多,因此,发展可能不会这么快。他表示“在这里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提高。太棒了。”

CEO明茨拉夫很快指出,红牛足球俱乐部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的运作方式也是如此。他并没有掩盖莱比锡想要问鼎德甲并竞逐欧冠的决心,“这是球队必须要迈出的下一步,真正与意甲和英超进行竞争,”他说。“我们的联赛很好,但其他联赛同样也在进步。”

他表示,任何不愿意在国际赛场上面对竞争的俱乐部,都不应该试图约束那些愿意去进行投资并勇敢挑战的人。他说:“我们没有抱怨任何人,我们没有抱怨莱比锡没有拜仁慕尼黑那么多钱。但我们有更好的心态——让我们更加努力,让我们尽力实现,让我们做得更好。”

每天,多特蒙德的总经理克莱默都会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那里有一套漂亮的白色家具和一个完善的视频监视器。大黄蜂在他的任期内获利丰厚,6亿欧元的收入是莱比锡的两倍多,并在德国成为仅次于拜仁慕尼黑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俱乐部。然而,克莱默认为他的角色没有那么商业化。“我们始终认为足球属于球迷,这是一种不同的方法。”

克莱默认为,德国社区和他们的人民之间的联系已经破裂。宗教已经从日常生活中消失,许多公共领域也是如此。足球是剩下的一切,公开的商业主义构成了致命的威胁。“2022年世界杯后,那些与卡塔尔投资者有密切联系的俱乐部会怎么样?”他问道。“这是保证稳定的方法吗?俱乐部必须年复一年地担惊受怕,害怕酋长、投资者或其所有者不会继续掏钱。”他提到莱斯特城,维猜在那里向俱乐部投资了数千万英镑,但却在2018年秋天因为一次不幸的直升机事故而丧生。“你必须祈祷他的家人会继续对运营俱乐部感兴趣。”

克莱默会外出观看世界各地的比赛,但他不可避免地感到失望。,他承认英格兰有很好的体育场,“但是即使在安菲尔德,气氛也和德国体育场不一样。”他最大的失望是在巴塞罗那的诺坎普,他形容那里“挤满了对足球不感兴趣,但只是对梅西感兴趣的人”。他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只是作为投资工具存在于其所有者手中,或者服务于特定的政治或社会目的。“我永远不会为巴黎这样的俱乐部工作,”他说,暗指大巴黎是卡塔尔政府的全资子公司。

德甲没有哪个俱乐部比多特蒙德更蔑视RB莱比锡的成功。多特蒙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迷失了方向,它的煤炭和钢铁工业衰落了,它的酿酒厂也是如此,人口减少了,只有它的足球队继续茁壮成长。

如今,多特蒙德成为鲁尔河谷人民的灯塔。“这座灯塔,必须得到保护。我们可以拆掉威斯特法轮球场著名死忠看台的一半站立看台,并改造成昂贵的坐席。这将增加俱乐部的利润,但对社会结构来说代价是什么?”他说,“这说明莱比锡的红牛竞技场不存在等同于多特蒙德黄墙的宝贵东西。莱比锡的铁杆粉丝站在哪里?是西看台?北看台?南看台还是东看台?没人知道。”

莱比锡现在几乎每一场比赛都成为了某种形式的德比,一场基于哲学而不是地理位置的德比。不过还是没有比对阵多特蒙德的比赛更苦涩的了,2017年2月,莱比锡首次造访“大黄蜂”主场的时候,多特蒙德的大批支持者曾试图阻挡客队的大巴,希望阻碍比赛顺利进行。为了避开他们,警察指引司机到另一条通往体育场远端的路线。他们要走一条很多人都未尝试过的路前往体育场。

当球迷们发现大巴避开了他们时,多特蒙德的支持者开始向他们能看到的任何穿着红色球衣的客队球迷投掷杂物。多特蒙德警方发表的官方声明称,“暴力事件无差别地针对每一个被认为的莱比锡支持者,无论是儿童、妇女还是家庭。”一共6人受伤,28名多特蒙德支持者被捕。

球场内虽然更安全,但气氛也同样炽热。当时在莱比锡效力的现利物浦中场纳比·凯塔就说:“比赛的气氛非常狂热,他们不认为莱比锡是一个真正的俱乐部。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比赛——80,000人在一个座无虚席的体育场里,每个人都不支持我们。”最终那场比赛,多特蒙德以1比0获胜。

多特蒙德首席执行官沃特兹克很快谴责了这一事件,但俱乐部仍然认为莱比锡不应该以目前的形式存在的观点不后悔。“莱比锡的目的是利用足球作为载体出售红牛饮料,而莱比锡则是红牛的子公司。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感觉不舒服,这就是原因。”

(微信公众号《陶说足球》——只谈足球,不谈风月,可花边可深度,每天一篇精彩足坛内容)

红牛是一家奥地利的企业,莱比锡是东德的城市。

你品,你细品。

且不说50+1也不说红牛背景,就说下德国人对莱比锡的概念你们体会下。

在柏林工作的时候,办公室里有4个德国同事

来自德国南部的看不起西部的,南边才属于发达地区

而西边的看不起东德的,两德统一你东德占了大便宜

然后另外一个同事在多个场合表示,我是从小在西柏林长大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我跟那东柏林的谁谁谁可不一样

是的,于是东柏林的那位同事长期处于鄙视链的底端。

这可不是段子,这种地域的歧视在他们工作中经常都能感受到。

好了,莱比锡是什么样的存在呢?虽然作为东德第二大城市,在柏林人眼中,莱比锡那就基本等于是乡下。

纵观德甲,除了莱比锡几乎全部是西德球队,好不容易升上来的东德兄弟柏林联合,那是比那些西德球队更讨厌莱比锡的。一支穷乡僻壤的球队居然背后有个有钱的爸爸,现在还要把这些传统强队摁在地上摩擦,你说德国其他地区的球迷能不讨厌吗?

不过,我倒是希望莱比锡今年夺冠,看看这些德国人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然以德国人的死脑筋,永远也不愿意做出改变。

德国球迷之所以讨厌莱比锡红牛,究其本源,因为在他们心中莱比锡红牛是挑战德国传统秩序的球队,德国职业足球坚守数十年的文化传统被莱比锡用近似于“钻空子”的手法给破了,所以对此便极度的憎恶。其实作为国外球迷,没有在德国足球大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并不适合去过多评价其背后的是与非,但莱比锡红牛到底是怎么“钻空子”挑战了德国传统足球文化呢?

我们还是可以在下面一探究竟的。

一、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字眼:50+1

科普过50+1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也就不多做额外的重复。我们只需要记住下面这句话:

你想混德国职业足球圈(德甲&德乙),除非你持续拥有一支俱乐部超过20年,否则你拥有的俱乐部运营表决权永远超不过50%,球迷俱乐部才是拥有话语权的一方。

当然,这中间有例外,之所以设定了20年的条件,便是因为在一开始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的球队性质就是隶属于拜耳制药公司和大众汽车制造厂的厂队,总不能因为踢联赛所以把人家的球队和亲妈给拆了,所以就定了一条规矩,如果从1991年1月前开始就已经经营球队并且持续超过20年,那么就可以越过50+1的限制。这一点,霍芬海姆的老板霍普就做了,然后,他就被狂喷了。

霍普走着规则上明确允许的路子拿到了表决权,其他队伍的球迷却依旧不买账。那么莱比锡红牛是怎么做的?说他们“钻空子”确实是没错的,他们也有球迷俱乐部这个组织形式,但设立了极高的门槛,俱乐部成员几乎全部是与红牛资方相关的人物,也就是说,50+1对莱比锡红牛仅仅是形式,根本就管不到,但他们又确实合法。所以一直坚守传统的德国球迷对此异常愤慨。

然而,这个做法究竟是对是错?可能就说不清了,现代足球不可能完全脱离金元来运作,而受到50+1制约的德甲普遍对土豪天生排斥,导致除了拜仁和多特这类长久以来非常强势的豪门外,其他队伍在欧战上的竞争力确实略显不足;但是本地球迷作为德国足球的基本盘,也不可能轻易割舍,所以这确实让大家都很头疼。

二、冠名

英语达到初中水平的只要看到RB这俩字肯定就会直接联想到Reb Bull,然而莱比锡足球俱乐部的全民其实是RasenBallsport Leipzig e.V. ,即莱比锡草地球类运动协会,RB俩字为德语草地球类的缩写,为什么要什么拐弯抹角呢?

因为德国足球队名队徽中不允许出现赞助商类的名字,Red Bull是万万不可直接用的,所以就耍了个小花样咯。然而在当地球迷眼中,这也是对多年规则的亵渎,甚至像是公然在给红牛集团打广告。。。

三、莱比锡=德甲金元足球?

红牛入驻后的莱比锡RB队非常快速地一路跳级冲到了德甲,而且还一度对拜仁的领头羊地位发起了冲击,但这支俱乐部的历史实在不长,使得德国其他球迷都认为莱比锡身上有暴发户的味道,散发着铜臭味。

但事实究竟如何呢?诚然,一路从低级别联赛杀上来的莱比锡确实在建队初期砸了不少钱,不然也无法那么快窜到德甲,但要说砸了特别多的钱?或许莱比锡在这方面还不如这赛季刚迎来大老板的柏林赫塔那么壕。上图中的奥尔莫是冬窗从克罗地亚联赛加盟而来的奥尔莫,其3000万欧元左右的固定转会费+后续浮动,总额不超过4500万欧元就已经是队史最高转会费了。作为一支可以无视50+1规则的球队,如果真的是大撒支票的主,买进的人最贵仅仅会是这个价吗?

一直有球迷认为莱比锡红牛和萨尔茨堡红牛两家经常搞暗箱操作,但是这也属于扣帽子了,不然哈兰德难道不该先去莱比锡进修下?实际上吧,就现在来说,两家红牛之间的关系上也并不是就那么的和睦。。

红牛集团虽然财大气粗,但也不意味着他们会无底限地给予莱比锡支持。新冠疫情给德甲各队财政造成了巨大压力,莱比锡红牛也未能幸免。为了缓解压力,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向各方兜售乌帕梅卡诺,这名最有潜力的优秀后卫。

上述三条其实已经能够80%解释莱比锡红牛遭到德国球迷排斥的原因了,而如上所说,这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莱比锡冲击了德国足球传统文化所致。传统文化这事儿,外人可能还真的很难说得清,所以德国足球和50+1,和莱比锡红牛之后究竟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和碰撞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365bet/23469/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