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G体育 / 一个人旅行是什么体验?

一个人旅行是什么体验?

(多图预警,流量党慎点)

一个人走过无数清晨与黄昏,走过几轮春夏秋冬。

曾经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恒河旁,看旭日东升;
一个人坐在贝加尔湖畔,看夕阳西下;
春天,为了那句“烟花三月下扬州”,踱步江南;
夏天,驰骋在内蒙古大草原上,晒着太阳吹着风;
秋天,在北国的铁轨旁,静静地看着野花为谁绽放;
冬天,在华北平原的积雪泥泞道路上,踽踽独行。

一个人旅行,是各种寻求与日常生活不一样的体验。有放松的旅程,也有作死的探险。

也曾一个人泛舟漓江之上;
一个人穿越西伯利亚的荒原;
一个人徒步60公里环游泸沽湖,脚上磨出无数硕大的水泡;
一个人穿越时迷路,不得不赤足在贝加尔湖的冰冷湖水中涉水前行;
一个人带着口罩在漫天硫磺气息中攀爬印尼苏门答腊的活火山;
一双登山鞋,陪我走过南北西东。

旅行最美好的体验,则是在旅途中遇见的那些人和事,每一桩回忆起来,都会荡漾起点点微笑。

忘不了,中秋节之夜,在越南顺化开往会安的夜行大巴上,萌萌的越南少年;
忘不了,在广西十万大山中,热情女店主和她的娃娃;
忘不了,在印度瓦拉纳西迷宫般的小巷中,艰辛地生活着却时刻绽放着灿烂微笑的底层人力车夫;
忘不了,在贝加尔湖畔,伸手递给我象征着友谊的鹅卵石的俄罗斯小伙。

一个人旅行,可以随时结识新朋友,加入新伙伴。

在西藏羊卓雍错的九零后们,跟着你们一起在湖边疯狂地蹦呀跳呀,感觉自己都变年轻了呢。

当然,发发呆的同时,也不能错过各地的美食,怀念韩国的抹茶雪花冰和提拉米苏。

可是这时候就会想起,如果有你在一起分享这些人和事,就更好了呢。

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

=========================================================================

承蒙大家喜欢,也欢迎大家看看其他的故事。(全部多图高能预警)
日行八万步环泸沽湖的故事:
打算一个人步行环绕泸沽湖,女生,之前没有啥徒步旅行的经历,想问问一个人安全吗? – 風雨潇潇的回答

五一贝加尔湖畔穿越西伯利亚荒原的故事:
你在俄罗斯有哪些奇特的经历? – 風雨潇潇的回答

印度恒河边漫步的经历:
印度是个怎样的国家? – 風雨潇潇的回答

从新疆伊犁琼库什台出发,徒步反穿喀拉峻的体验:
请问新疆有哪些美丽盛景值得一看? – 風雨潇潇的回答省心。随意。

全程不用对别人负责,自己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干嘛干嘛。

事先攻略做得不到位、找不对路了、查的饭馆不好吃、去的地方突然出了别的意外玩不了了等等等等统统不必担心作为组织者而被责怪。
也不会出现作为被组织者结果摊上了不靠谱的带队的的问题。

不用像签到似的一个一个划日程,满足不了没关系,突发奇想拐个弯去别的地方也无所谓。
不用照顾任何人的情绪和体验。不用过问任何人的意见。

只要带够了钱就行了。

补充评论里回复的一条。
有人说一个人旅行太孤独,没人可以分享。
我是觉得,旅行是旅行,它有它的意义和价值,而分享是另外一回事。
我总觉得现在sns太过发达,反而让分享囊括了一切事。吃个饭要分享,养条狗要分享,看个电影要分享,出去旅游也要分享。
好像时刻要把自己的生活直播给别人。
分享这件事可能会掩盖原本事物本身的价值。
无论做什么事,应该关注的是它本身的意义和自我的直观感受,而不是分享出去之后得到的别人的反馈。
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所有的正面情绪都来源于别人点的赞和热情夸赞的回复时,才是真悲哀。

  在我的大学生涯进入最后一个学期的时候,我开始了计划很久的长达一个月的独自旅行,只为追寻心中的想要景色,带上相机将它们记录下来。

  一个月下来走过了云南、四川和西藏三省,从北京出发,途径昆明、大理、双廊、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德钦、稻城、亚丁、康定、牛背山、海螺沟、成都、重庆、拉萨、纳木错、西宁,最后从西宁飞回北京结束行程。
  行程一共33天,往返机票加上路上吃住行以及话费等一切开销,总花费9405.5元,算是花费很低了,这也是一个人旅行的好处,不需要为自己不愿意花钱的地方买单。

  由于要追求极致的美景,我在网上收集了很久的照片和攻略,最终被云南、川西和西藏的自然风光所吸引,并且它们三省离得很近,我可以由一条线路把它们都走完。  

  之所以选择一个人出行,是因为拍摄照片往往需要起早贪黑,为了一个瞬间或者一个光线,可能要在一个地方等待几个钟头甚至好几天的时间,结伴同行反而不是很方便,没法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最终的结果证明,一个人出行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我确定行程的方式是先在网上搜寻美景的照片,然后找到拍摄地点,在地图上标注下来,当一个个拍摄地标注好了之后,再试着把它们连成一条旅行线路,尽量不走回头路,一次性走完这些地方。

(我初期在地图上的标注,看得出我想去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哈哈,不过标注的大部分都去了)

  当然,地点确定好了之后就是交通的规划,每个地区如何到达另一个地区都会在事先规划好,比如在那个车站上车、在哪订票、几点有车等等都是可以很方便查到的,这些提前确定好了会给你的出现提供很大的便利;当然也不能定得太死,这种长期的旅途中途可变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这是我在出发前在记事本里做的规划,不过最终行程和费用与规划的有较大的误差,比预计的提前一周左右结束行程,并且费用也比预算少了很多

  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想去哪就去哪,想拍什么就去拍什么,这是我觉得自己出行最大的乐趣。

  到达城市可以一个人去爬楼,拍下城市繁华的景色,图为昆明夜景。

  独自在洱海边骑车,看到的只是碧水蓝天,连一朵云都没有,却发现水中生长着一颗小树,像我一样孤单。

  虽然是我一个人,但是只要在有人的地方,就能勾搭附近的妹纸,调好构图让她帮我拍照。

  大晚上跑去大理的雨铜观音殿拍摄,一路上尘土飞扬,只好用头巾蒙着脸,还被狗叫声吓个半死,架好三脚架拍了几张,结果隔壁寺庙的住持以为我要偷功德箱里的钱,还把一辆警车给叫了上来………

  我这么不守规矩的人还真是会给人添麻烦………

  一路上居住的都是青年旅社,价格大都40~50元一个床位,大理的青旅居然有海景房,晚上用三脚架给自己拍了张与星空的合影,有时候也会遇到找不到人帮自己拍着的,所以独自旅行可以很好的掌握自拍技巧。

  时间完全可以自由安排,天还没亮就出门去拍摄星星,拍完日出再回去补充睡眠,想睡多久睡多久。

  在丽江的酒吧里点了瓶啤酒,听酒吧里的歌手唱歌,会被隔壁桌的女生主动邀请一起喝酒玩游戏,可能是因为我的魅力太大,也可能是看我一个人太寂寞,伸出同情之手。


  游玩玉龙雪山,不用走马观花一样爬上去就走下来,静静在寒风中观看风云变幻。

  云南泸沽湖的第一印象,到那里时天气特别好,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泸沽湖的星轨,拍这张照片挺折腾的,星轨拍到一半的时候一对情侣突然走到船上亲热,由于天太黑,他们并没有发现我和相机的存在,我也没好打扰他们,只有等他们亲热完再重新开始拍摄,于是本来只需要一个多钟头的星轨我拍了快三多钟头。

  骑电动车绕了大半个泸沽湖,自由自在地欣赏湖边美景。

  一路上都会遇到很多不同的人,也会和不同的人交朋友,比如右边这两位是在美国读人类学的博士,一个华人,一个美国人,他们来到梅里雪山研究这里的藏族文化有半年了。  

  感谢老天对我的眷顾,传说只有有缘人才能看到的日照梅里雪山被我拍到了,当我看到这幅景色的时候都快哭了,这座世界上从未有人登顶过的雪山—卡瓦格博。

  路上会有很多有趣的人,在川西的旅途中遇到有一位韩国大叔和一对以色列情侣,这一对情侣出游了18个国家,中国是他们最后一站,他们出去这么多地方甚至连手机都没带,一路上全靠地图行走,我跟他们在旅途结束后还有着邮件往来。

  四川的稻城亚丁,亚丁三座神山之一的仙乃日峰。

  路上如果不想太寂寞,随时可以捡到队友一起上路,这是徒步牛背山的时候捡的队友,徒步过程中相互帮助相互打气。

  徒步9个小时登上牛背山顶,在山顶上的前三天,风雨雾雪相拥而至,平均能见度不超过10米,山上没水没电没信号,都快绝望了,捡到的队友全都弃我而去,而我终于在第四天的凌晨4点等到好天气,云海上的漫天繁星被我拍下,不负我四天的等候。

  当看到云海在我脚下,前方有一排海拔六七千的雪山,并且同时日照金山,我被这美景给震撼到了,牛背山上的日出是我见过最壮观的日出。

  海螺沟的星夜,因为景区内不让住人,所以这里的夜景很少能有游客拍到或者见到,我自个偷偷在景区内住下,才有幸看到这片星空。

  在色达佛学院,我学会与恶犬玩捉迷藏,也遇到了僧人劝我皈依佛门,送我佛经和佛珠………

  一路上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伙伴,这是在色达捡到的队友,一位女海归和一位日本友人,同甘共苦后我们一起来到成都吃火锅。

  去纳木错之前,很多人告诉我纳木错结冰了,拍照不好看,我犹豫再三还是去了,白天的时候乌云压天,等到日落时分,太阳终于从云层中的间隙照亮了天空,结冰的湖面与火红的天空相呼应,好一首冰与火之歌。

  当天的日落只有我一个人在这拍摄,因为其他游客都是下午就回去了,我庆幸我坚持选择在这里过夜,才能看到这一幅画面。

  半夜被狗叫吵醒,出门看看天空,满天繁星,我扛着脚架和相机就独自出门了,绕过各种恶犬,到冰封的湖边,零下5度,看月亮爬上来。

  在这里拍摄差点就被狗咬了,去湖边的路上,两只狗跟在我后边,后来越跟越紧,朝我不停的叫,眼看马上要向我扑来,我这时候没有撒腿就跑,而是拿起三脚架反过头来正面迎敌,面对两只恶犬摆出战斗姿势,朝它们吼了几声,最终它们被我吓走,我真是太机智了!

  这是在拉萨的客栈里认识的一女生,我和她一起去逛了下布达拉宫广场,她臭不要脸的拉着武警战士求合影,哈哈,感觉那位武警很无奈。

  布达拉宫的经典视角作为旅途的结束。

  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的长途旅行,我的感受是一个人的旅途会很自由,很享受,时间能自由支配,每一段旅程也会交到很多有意思的朋友。

  我到现在还一直在怀念这段美好的时光,收获的不仅是获得了很多喜欢的照片,更是给我之后的时间留下了满满的回忆~

  试着一个人去旅行吧!跟接触的每一个人成为朋友,与世界为伴,你永远不会感到孤单!


――――――无关紧要的更新―――――――

其实,不用给我发私信的,在网上不太会聊天,不信你试试?



(多图预警)
2014年6月8号高考结束,感觉考的不甚理想,大学无望。

6月9号想出去散散心,约了两个朋友,打算一起骑自行车去北京。坐标安庆。

6月10号早上7点,约定好的地点只有我一个人,我一咬牙,出发了。

从安庆到北京有1200多公里,我骑了十天,经过16个城市。

在国道边我救了一只小龙虾。

车胎爆了让一位淮南的老爷爷载我去镇上,老爷爷很和蔼可亲。

当时为了省钱住便宜的宾馆,为了少付点住宿钱骗老板说自己钱包掉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老板免去我的住宿费,还送来一片西瓜,我在宾馆房间里哭得稀里哗啦。

这家宾馆在蚌埠怀远,老板是一个女的,让我在异乡感到了温暖,第二天早上离开前,我悄悄把房费放在了前台。

在宿州车胎爆了一个人就地补胎。

买了一个西瓜,骑累了就坐在路边啃。

偶遇徐州的本地车队,队长陪我骑了20公里。

在山东曲阜遇到一个骑行全国的大牛,大我五岁,他带我去济南找他朋友,夜里我们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聊着未来。

他的朋友免费给我洗车,调试,安装水壶架。豪爽热情的山东汉子,赞一个。

520

济南黄河大桥。

到了河北沧州之后早早睡下,夜里两点起床,外面下着雨,穿上雨衣,上午九点到了天津,下午两点到了廊坊,晚上十点,到了北京。

第二天骑到了北京天安门。

1200公里的行程到此结束。

一个人旅行的时候,很安静,耳边只有风声和自己内心的声音,可能你骑半天都找不到一个可以跟你说话的人,你遇到的美景、好玩的事情,也没有人可以和你分享,你遇到的困难,也没有人可以帮你。

一个人旅行的时候,你可以更好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重复机械的踩踏动作,枯燥到会让你思考,人生未来的路,该要怎么走。

一个人旅行,你会遇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大都数都是好人,他们对你的帮助,让你对这个社会,会有不一样的认识。

因为高考失利,我想去骑行,我想用这种方法,找到人生的答案。

当我抖机灵,觉得装可怜骗取别人同情就可以让老板少算一点房费,当我精于算计,别人对我的真诚却令我始料未及。我以为无商不奸,这是我的价值观,却没想到人间处处有真情。

当我坐在济南午夜的烧烤摊,听着那些年长我五岁八岁的骑友谈他们对生活的感悟,对骑行意义的理解,使我感触良多。

骑到一半的时候我想放弃,我坐在路边,车子躺在一边。不想起来,想打电话给北京的爸爸让他开车来接我,我想了很久,还是一个人默默推起车,继续骑行。

要战,

那便战个痛快!

既然选择了远方,

就要坚持负重前行。

我不再去想距离北京还有多远,我只想着,今天到休息的地方,还有多远,这样一点一点,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就到了北京。

就像你有一个目标,把这个目标拆分成无数个小目标,一天实现一个,每天进步一点点,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实现那个大目标。

关于困难,下着雨的那天晚上,雨下的越大,风吹的越大,我越兴奋,因为前面就是北京了,有多少来多少吧,在雨里,我顾不上抹去脸上的雨水,奋往直前。

骑行过后,我选择了复读,最终考上了沈阳航空航天大学。

有次在青旅的公共浴室洗澡,揉着泡沫突然开始唱歌,唱着唱着开始飙英文歌,碧梨的《bad guy》。

当我唱到「I’m that bad type」,抹了把脸刚准备开水龙头,隔壁隔间突然有人接了一句「Make your mama sad type」。

对方不仅发音标准,声音明朗,而且字字在调上。

我吃了一惊,试探着唱了一句「Make your girlfriend mad tight」,他立马接上「Might seduce your dad type」,我们合唱了一句「I’m the bad guy」,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浴室里伯牙遇子期,看来是碰上 KTV 高手了!

「American?(美国人?)」我觉得好笑,顾不上冲洗身上的泡沫,跟隔壁的高手攀谈起来。

他告诉我他叫 Mason(梅森),美国人,来自摇滚世界之都克利夫兰,复联 1 最经典的「纽约之战」就是在那里拍的。

我告诉他我叫章小彰,可以叫我的英文名 Leon(里昂),中国人,来自宇宙中心北京五道口。

「哇哦,中国人!我喜欢中国人!」

梅森表示对我很感兴趣,约我一会儿晚点去喝酒想跟我聊聊,征得我的同意后,他兴奋地吹了个口哨,迅速洗完离开了浴室。

隔间的木门挡板发出「嘎吱嘎吱」的晃悠声,我打开花洒冲洗全身,听见稍远处同样响起了花洒的水声,听起来梅森离开后似乎有另一个人进了隔间。

这家青旅的淋浴间一共有 4 个隔间,我在 1 号隔间,刚才梅森在 2 号隔间,听水声,新来的哥们儿此刻应该正在 4 号隔间。

沐浴液的泡沫划过我茂密的腿毛冲进地漏,我关掉花洒开始擦干身体,4 号隔间里突然传出一种类似于电动牙刷震动的声音,大概持续了 5 秒左右,我的大脑呆滞了一下,抓着毛巾的手抖了一下。

「哗——」4 号隔间的哥们儿把花洒打开,震动的声音瞬间被水声掩盖住了。

哦,刷牙呢,这电动牙刷高科技啊,还带防水的。

我咂摸了一下,没往心里去,套了个背心,端着脸盆,推门出去。

青旅的公共浴室和大学的澡堂子差不了多少,单独的隔间出来就是一排水池、大镜子和水龙头,只不过青旅的待遇比学校好点,还提供公用的电吹风。

电吹风还算是干净,我插上插头准备吹头发,4 号隔间突然传来了肉体撞到墙上的声音,紧接着是摔倒声,花洒也停了,「咻——」一个形状奇怪的仪器从门缝边滑了出来——像加大加粗版的运动蓝牙耳机,或者说像缩小版的 U 型枕。

它震了两下,停了,看来是电动的。

空气突然安静了。

「没事吧兄弟?」我问,等了几秒没有回复。

难道是外国友人?

我又问:「Is everything all right?(没事吧?)」

「I’m fine.(我没事)」

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伦敦腔男声说道,然后我听见声音的主人似乎扶着墙站了起来。

「OK……see you.(回见)」我想了想,如果再待在这里,对方可能会比较尴尬,我头发短不吹也没啥事。

说完我就准备离开,走之前又瞄了一眼地上那个奇怪的仪器,提醒道:「Don’t forget your stuff.(别忘了你的东西)」

「Thanks,bye.」他回我,声音有点不大自然。

真是奇怪又别扭的英国人。

02

回宿舍换上宽大的白 T 恤和花色沙滩裤,我扫了眼时间,已经晚上 8 点半了。

我点开手机邮箱看了一眼,没有新邮件。

今天是周二,收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等了半个假期的面试邀请还没发过来,看来对方 hr 还没跟 VP(副总裁)约上时间——我准备跳槽到一家知名的互联网公司,端午节前已经通过了两轮面试,就差 VP 终面了。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玩,享受海风和沙滩,和我难得的超长假期。

我给手机充上电,才想起刚才忘记问梅森住在哪个宿舍了。

这家叫「Tan」的青旅不大,只有三间宿舍:男生六人间,女生六人间和男女混住六人间。和动辄容纳一两百人的青旅比起来,这家简直可以用「清净」「舒适」来形容。

我虽然住的男生宿舍,但因为每个床位都有床帘,我没见过梅森,不确定他住哪儿。

「Mason?」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宿舍里静悄悄的,没人在。

行吧。

我下楼去两米开外的 711 买了包泰辣鱿鱼干和一听椰子水,跟前台小哥打了个招呼,坐在青旅一楼的咖啡厅,准备研究当地旅行社的宣传页——梅森无论是出门还是回来,都要经过咖啡厅,在这里蹲守是最好的选择。

我期待着这个和我隔门坦诚相见,只有一首《bad guy》缘分的异国友人,慧眼识英雄,把我认出来。

甲米是泰国的一个海边小镇,虽然自然风光好,消费也不虚高,但游玩项目不多,也没有购物中心,知名度远不如普吉岛。所以来玩的国人并不多,大多是长期在此悠闲度假的外国人。以至于当地的宣传页上基本只有英文,中文很少,好在大多都是基础词汇,我连蒙带猜,也能了解个七七八八。

我刚看完一个攀岩项目,准备再看看出海路线,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响起:「你好,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诶?是中国妹子?

我抬头,一个年轻女生站在我面前,她穿着和我一样明显宽大的白 T 恤、大象印花的沙滩裤,一头湿发,脸上带着落落大方的笑。

「是的。」我放下手里的宣传页,「你好。」

我俩互相看着对方的打扮,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我叫唐夷,也住在这家青旅。」唐夷指指楼上,笑着在我对面坐下。

「我叫章小彰。」我礼貌地冲她点头。

互相介绍之后,唐夷告诉我,她是独自出来旅游的,今天刚到这个青旅,目前只遇到了我一个中国人,她需要我的帮助。

「我有一个东西,可能是刚刚洗澡的时候掉在了浴室,我在女浴室没找到,你能不能帮我进男浴室找一找?」

我瞄了眼咖啡厅的挂钟,正好指向 9 点。我看向门口,也没有梅森的踪影。

「不会很麻烦的,大概占用你 10 分钟。」可能是看出我的顾虑,唐夷追加道。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没法拒绝。

「行,出门在外就应该互相帮助。说说吧,你要找什么东西?」

「我要找一个按摩仪。」说着她展开手,露出一个圆盘。

「这是啥?」我不明就里,怀疑的目光在圆盘和唐夷的脸上来回扫了几趟。她笑着看我,神色自若。

「这个是按摩仪的遥控器,蓝牙的。」

遥控器巴掌来大,整体是黑色,看上去是硅胶材质,正面有一块金色的牌子,上面刻着「LELO」几个英文字母。

「这东西……看着挺高级啊,按哪儿的?」我憨得一批,问。

等了 2 秒,没听见她说话……嗯?咋不回我了呢?

我看向唐夷,她正一副震惊的表情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有点慌,解释道:「我平时不用按摩仪,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吗?」

唐夷捂嘴咳了一下:「小彰,你有女朋友吗?」

「没、没有啊……」

「那你多大?」

「24 啊,咋啦?」我一头雾水。

「哦~~」唐夷一脸了然,似笑非笑,「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我:????

我帮你找东西,跟我是不是处男有什么关系?

咋的,靠童子尿通灵吗?!!

03

总之现在场面非常尴尬。

我红着一张脸,不敢看唐夷;唐夷憋着笑,不敢笑出声来。

良久,我打破了沉默:「那个……你那个按摩仪长什么样子,你有图吗?」

「有。」唐夷拿出手机搜了一下,给我看了张产品图。

这个奇怪的形状……这个难看的配色……这不就是?!

我一拍桌子站起来:「我见过这个东西!」

「在哪儿?」唐夷面上一喜。

「在男浴室,我现在就去。」

我一个箭步冲上楼,推门进入男浴室,隔间的门大开,地上淌着未干的水渍,静悄悄的,没有人。但我在水池、地上、角落甚至垃圾桶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那个东西。

想起之前在 4 号隔间里听到看到的情形,心生疑惑:唐夷的东西怎么会在一个英国小哥手里呢?还是说,事情真有这么巧,两个住同一家青旅的人正好用的是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型号同一个颜色的按摩仪?

我下楼冲唐夷摇了摇头,唐夷期待的表情瞬间变得无奈。

「别的地儿你找了吗?或许被清洁阿姨捡走了?」我问。

唐夷摇头:「其他地方我都找了,垃圾桶翻过了,清洁阿姨也问了,没人见过。如果男浴室没有的话,只能问问另外两个宿舍里的人了。但前台小哥不肯帮我开门,说侵犯他人隐私,所以……」

唐夷住的女生六人间宿舍,现在唯二的盲区就是男生六人间和混住六人间。

我反复回想了一小时前我在浴室看到的那一幕,我确认当时地上那个仪器确实是在使用中的,但如果这个仪器本身是遥控的话……

「唐夷,你这个仪器,如果不遥控可以使用吗?」我问道。

「可以的,只要开机也可以手动使用。」

「开机键在仪器上还是遥控器上?」

「都有,产品为了防丢失特意设计了两个开机键。」唐夷答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我冲唐夷眨了眨眼:「跟我来!」

04

办法其实非常简单

——我进入男生宿舍,然后打开遥控器,如果仪器启动一定会传来震动的声音,可以确认那东西就在男生宿舍,反之则在混住宿舍。

一个简单的排除法,就能得出结论。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冲进了男生宿舍!我打开了遥控器!我屏气凝神听了足足三分钟!!!

——但我毛都没听到。
妈的,这也太安静了啊!!男生宿舍没有活人了吗?!

我和唐夷又试了一下,50 分贝(官方产品数据)的响动在这个环境下应该是能被听见的, 如果这里没有的话,那只剩下……我和唐夷不约而同地看向混住六人间的门

额,也不知道在泰国的法律里有没有「非法闯入」这一条。

「Hi,Leon!」突然有声音在背后炸开,我被吓了一跳。

不过这纯正的美式发音,这爽朗的语调,这熟悉的声线……我缓缓转头,一个穿着背心裤衩,棕发蓝眼长得像《暮光之城》男主胡子拉碴低配版的外国小哥正一脸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Mason?」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Yep!」梅森睁大双眼,抖动的胡茬难掩兴奋,他转头看着唐夷问,「And……Erica?」

唐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问:「How do you know my name?(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梅森冲我们狡黠一笑:「wow~ It’s social magic.(哇喔,我用了社交魔术)」

(注:为行文方便,后文的英语台词部分直接使用中文。)

05

梅森告诉我们,他在两周前入住了「Tan」青旅。

而近两周都是雷雨天,码头不一定能出海,所以人流比较少。

但巧合的是,上周他刚用一块巧克力和一瓶啤酒跟前台小哥套近乎,看到了本周青旅的住客名单,从周一到周日,一共只有 4 人入住。其中,中国人就有 2 位,一男一女,男的叫 LeonZhang,女的叫 EricaTang。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我们,心里立马就有数了。

只有 4 名住客?那意思是,除去在场的 3 个人,另外一个人岂不就是……我之前在浴室见到的英国小哥??

我和唐夷对视一眼,我问梅森:「那另一个人,是英国人吗?或者欧洲人?」

梅森摇了摇头:「没名单里根本没有英国人,第 4 名住客是一个日本男人。」

怎么可能?!

一个不存在的住客,在我隔壁的隔间里洗澡,还拿走了唐夷的按摩仪?

我突然感到事情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梅森,你住的是男女混住六人间吗?」我问他。

在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我问:「我能去你的房间看看吗?」

我看了眼唐夷:「我们丢了样东西。」

「当然,请自便。」说着,梅森让开两步,用房卡刷开了门。

我走进混住六人间,打开遥控器,站在原地等了三分钟,其间除了几句夹杂着「呆胶布」「亚撒西」之类的呓语和翻身的声音,什么也没听见。

日本小哥在睡觉,按摩仪依然踪迹难寻。

我轻轻叹了口气,看了眼唐夷,她眼里的失望藏也藏不住。

倒是梅森,对我俩的事情很感兴趣,问:「你们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很重要吗?」

我愣了一下。

对呀,帮唐夷找了一个小时了,我居然从没问过,一个按摩仪为什么对她来说这么重要?

难道是因为,它特别贵吗?

「我想喝酒,你有地儿吗?」唐夷捻了捻半干不干的发尾,把刘海别到耳后,抬眼看他。

梅森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大力揉着我的脖子,笑得爽朗:「Of course!(当然!)」

06

晚上 10 点,我、唐夷、梅森,三个人坐在街道尽头的小酒馆,一人吹着一瓶啤酒。

唐夷点了支烟,我不会抽,只觉得闻起来有股水果味。

「这就是我丢的那样东西。」唐夷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相机里的照片。

照片上的按摩仪和之前唐夷给我看的产品图是一致的,唯一不同的是金色外圈的部分,被人用激光雕刻了两串英文名:Curtis & Erica。

「Curtis 是我的爱人。」唐夷喝了口啤酒。

我在梅森脸上看到了同样惊讶的表情,而我是惊讶于她的用词——「爱人」,这个词似乎是上个世纪对另一半的称呼,很难想象长着 90 后脸的唐夷会用这个词。

「哇~~哦~~,这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你在青旅找这东西?」梅森的表情突然怪异,马上又恢复正常。

「对,你没想错。」唐夷满不在乎地眨眨眼。

梅森立马给唐夷竖了个大拇指:「现在,我对你更加好奇了。」

烟燃尽了,唐夷没再点,她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给我们讲了个故事。

唐夷的爱人叫作顾一巍,英文名是 Curtis。唐夷读大四,顾一巍读研三,两人都是学生,异地恋,网恋了两年才奔现,一直聚少离多。

顾一巍是理科男,经常泡实验室走不开,所以几乎都是唐夷买火车票,趁着周末或者假期连夜坐火车去顾一巍的学校看他。顾一巍对此很过意不去,但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唐夷是有愧的。

而这个丢失的按摩仪,是顾一巍送给唐夷的三周年礼物,表盘上的名字是他偷摸用实验室的设备刻出来的,世上仅此一份。

本来两人都说好了等毕业了来一个异国旅行,在海边放肆地浪一夏。

结果就在上个月,毕业前夕,顾一巍死在了实验室。

来泰国的行程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定好,唐夷只能带着这份纪念礼物,替他走未走过的路,替他看未见过的风景。

「明天是他的生日,我想把东西拿出来洗一洗,可不知道怎么就给落下了。」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就像是阿顾在跟我说,别再记着他。」

「可我不愿意,我一定要长长久久地记着他,记一辈子。」

……

唐夷讲完,我和梅森久久没有说话。

我突然觉得人与人的际会不过如此,相遇然后离开,只是有些人离开的方式过于蛮横,过于惨烈,以致于在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刻痕。

「唐夷……」我刚想说点什么安慰她,梅森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桌子本来就不稳,三个啤酒瓶摇摇晃晃,倒了一个,啤酒花瞬间洒在我的胸前,我立马站起来拎起瓶口,冲梅森轻喝:「你干什么?」

梅森不理我,一个箭步闪现到唐夷面前,摇晃着她的肩膀,嘴里呜咽,眼里闪烁着泪光:「呜呜呜呜呜……Erica,我有办法了!我一定帮你把小男友的贴心礼物找回来!!」

唐夷全身哗哗地晃着,呆呆地点了点头。

07

我对梅森办法的可行性存疑,不过唐夷倒是觉得虽然大胆,但不妨一试。

说起来,关键点只有两个:

1、确定遥控器的蓝牙连接范围,扩大探索区域。

2、缩小嫌疑人范围,锁定嫌疑人特征。

首先,从官方给出的产品数据来看, 蓝牙最大的连接距离是 12 m,唐夷给出了一个实际使用距离差不多 5 m 左右。我们回到青旅,以「Tan」为圆心,在地图上以 5 m 为半径画了一个圆,这个圆所在的区域,就是我们要用遥控器探索的位置,于是这个 5 m 圆会再辐射出 N 个 5 m 圆。

这个方法在理论层面是可行的,但实操起来有很多问题,比如地面是一个平面,但实际建筑是立体的,能探索的空间并不完全;更重要的一点,建筑墙面是隔音的,就算蓝牙可以隔墙连接,但 50 分贝的声音隔着墙面根本听不见,还是无法确定按摩仪的具体方位。

「小彰,你确定你在浴室看到的那个按摩仪就是我的那个吗?」唐夷突然问我。

我回想了一下:「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有没有刻字,但我隐约觉得那个金色外圈是不光滑的。」

「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从人下手,缩小范围。」梅森从前台找到纸笔,「Leon,你再说一遍嫌疑人的特征。」

「英国人。」

我顿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表述并不准确:「对不起,我更正一下。带有英伦口音的男性,可能是英国国籍或者长期在英国生活。

「嗯哼,很好,请继续。」梅森在纸上记着。

「声音听起来比较亮,略带沙哑,应该是成年男性,年龄在 18-30 岁之间,可能有抽烟的习惯。」

梅森把几个关键词写下来,在「smoke」这个词下面划了条横线,打了个问号。

「他当时摔倒了,所以我并没有看见他真人,无法确定身高体型。不过他身上关节处可能会有淤青,在肘关节或者膝关节之类的地方。」

「嗯哼,还有吗?」

「让我再想想。」我当时只瞄了两眼,能获取到的信息实在不多「对了,他洗发水的味道很奇怪,有点像……中药?」

「中药?」唐夷倒是好奇起来,「你的意思是一个不存在的英国人在我们青旅的浴室里用中药洗头?这也太魔幻了点吧……」

我想了想,问梅森:「美国超市里能买到印着 Jackie Chan 的洗发水吗?」

「噢噢噢噢——!!」梅森露出兴奋的表情,「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但超市没有,我们都上淘宝买。」

「好吧,我没有更多的信息了,唐夷你有要补充的吗?」我松了口气。

唐夷摇头。

「OK,那就以青旅为中心,周围一圈的店铺我们先问一遍,然后再向外扩散到半条街。」

梅森一声令下。

08

说干就干。

开始排查之前,梅森带着我俩去了趟 711,买了点糖果饼干,特别是巧克力之类的零食,拆散了放在一个袋子里。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直到我们开始一间一间店问,我才明白,梅森虽然是个西方人,但他对东方式的社交礼节已经理解并运用得十分熟练了。

有些店铺已经打烊,但仍在营业中的酒吧、餐厅不在少数,看看数量,我和唐夷一人买了杯咖啡,做好了要熬夜的准备,结果刚问到第四家的一个小餐馆,事情就有了眉目。

店主告诉我们,他在昨天早上接待过一对白人男性,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较小的一位,跟我们的描述很相似。

梅森递上去一大块巧克力,勾着店主的背,表情暧昧:「帮忙查下那俩人的付款记录呗。」

说着他又指了指唐夷,小声说:「我朋友遇上负心汉了,那家伙睡完不认人。我们只想找到人把事情问清楚,不闹事。」

店主接过巧克力:「他们用的现金,没有记录,你们查不到名字的。」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

我拉着唐夷就走了出去,走了两步发现梅森没跟上来。转头一看,他正跟那店主说着什么,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悄悄塞给店主,拍了拍肩膀,嘚嘚瑟瑟地跟过来。

「怎么了?」我问。

「他说,他们结账的时候掏出了房卡,他们应该是住在『Mini House』,就在青旅后面那条巷子里。」

梅森跳起来一把薅住我的肩膀,把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我身上:「走呀兄弟,咱们找人去。」

「你给了他什么?他怎么笑那么开心?」我往外推了他一把。

「One dollar, my man.(一美元,兄弟。)」

梅森得意地拉着我,凑得更近。

我向唐夷投去求助的目光,她却不住地摇头,露出我看不懂的暧昧笑容。

「我们就是少年侦探三人组!小爷真是太厉害了!」梅森兴奋地吹了声口哨。

晚上 11 点 30 分,微咸的夜风中,我一脸被逼良为娼的窘迫,推搡着这个格外黏糊的美国男人,而按摩仪失踪事件的当事人,跟在我们后面笑弯了腰。

这一刻,能不能找到东西,什么时候能找到,似乎又变得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09

我没想到,后面的情节简直跟开了挂一般,出奇的顺利。

梅森把没喝完的啤酒倒在自己的背心上,正大光明地迈着醉鬼的步伐,晃悠进了「Mini House」酒店。

他借口丢了房卡,让前台小哥用订房系统帮他查房间号,又借口喝醉迷路,强行让小哥带路,支走了前台。

他们走了之后,我和唐夷趁机溜进前台,用订房系统筛查了国籍为英国、性别为男的住客,很快就查到了—— 408 房间

但是看到信息后,唐夷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了?」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员工门禁卡,转头看看四下无人,提醒唐夷赶紧溜。

唐夷最小化系统的页面,把前台小哥刚刚看的视频页面调出来全屏,然后按灭了电脑屏幕。

他们俩订的大床房。」唐夷说。

我和唐夷沿着走廊来到门禁,大大方方地刷卡进去,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大床房又怎么了?」我小声问。

「饭店老板说,那两个白人男性有年龄差,看上去像是叔侄。出来旅游,你会和你的叔叔订大床房吗?」

「那……你的意思是?」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我现在非常担心,我的按摩仪,被他们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唐夷一脸严肃地叹了口气。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有次在青旅的公共浴室洗澡,揉着泡沫突然开始唱歌,唱着唱着开始飙英文歌,碧梨的《bad guy》。

当我唱到「I’m that bad type」,抹了把脸刚准备开水龙头,隔壁隔间突然有人接了一句「Make your mama sad type」。

对方不仅发音标准,声音明朗,而且字字在调上。

我吃了一惊,试探着唱了一句「Make your girlfriend mad tight」,他立马接上「Might seduce your dad type」,我们合唱了一句「I’m the bad guy」,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浴室里伯牙遇子期,看来是碰上 KTV 高手了!

「American?(美国人?)」我觉得好笑,顾不上冲洗身上的泡沫,跟隔壁的高手攀谈起来。

他告诉我他叫 Mason(梅森),美国人,来自摇滚世界之都克利夫兰,复联 1 最经典的「纽约之战」就是在那里拍的。

我告诉他我叫章小彰,可以叫我的英文名 Leon(里昂),中国人,来自宇宙中心北京五道口。

「哇哦,中国人!我喜欢中国人!」

梅森表示对我很感兴趣,约我一会儿晚点去喝酒想跟我聊聊,征得我的同意后,他兴奋地吹了个口哨,迅速洗完离开了浴室。

隔间的木门挡板发出「嘎吱嘎吱」的晃悠声,我打开花洒冲洗全身,听见稍远处同样响起了花洒的水声,听起来梅森离开后似乎有另一个人进了隔间。

这家青旅的淋浴间一共有 4 个隔间,我在 1 号隔间,刚才梅森在 2 号隔间,听水声,新来的哥们儿此刻应该正在 4 号隔间。

沐浴液的泡沫划过我茂密的腿毛冲进地漏,我关掉花洒开始擦干身体,4 号隔间里突然传出一种类似于电动牙刷震动的声音,大概持续了 5 秒左右,我的大脑呆滞了一下,抓着毛巾的手抖了一下。

「哗——」4 号隔间的哥们儿把花洒打开,震动的声音瞬间被水声掩盖住了。

哦,刷牙呢,这电动牙刷高科技啊,还带防水的。

我咂摸了一下,没往心里去,套了个背心,端着脸盆,推门出去。

青旅的公共浴室和大学的澡堂子差不了多少,单独的隔间出来就是一排水池、大镜子和水龙头,只不过青旅的待遇比学校好点,还提供公用的电吹风。

电吹风还算是干净,我插上插头准备吹头发,4 号隔间突然传来了肉体撞到墙上的声音,紧接着是摔倒声,花洒也停了,「咻——」一个形状奇怪的仪器从门缝边滑了出来——像加大加粗版的运动蓝牙耳机,或者说像缩小版的 U 型枕。

它震了两下,停了,看来是电动的。

空气突然安静了。

「没事吧兄弟?」我问,等了几秒没有回复。

难道是外国友人?

我又问:「Is everything all right?(没事吧?)」

「I’m fine.(我没事)」

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伦敦腔男声说道,然后我听见声音的主人似乎扶着墙站了起来。

「OK……see you.(回见)」我想了想,如果再待在这里,对方可能会比较尴尬,我头发短不吹也没啥事。

说完我就准备离开,走之前又瞄了一眼地上那个奇怪的仪器,提醒道:「Don’t forget your stuff.(别忘了你的东西)」

「Thanks,bye.」他回我,声音有点不大自然。

真是奇怪又别扭的英国人。

02

回宿舍换上宽大的白 T 恤和花色沙滩裤,我扫了眼时间,已经晚上 8 点半了。

我点开手机邮箱看了一眼,没有新邮件。

今天是周二,收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等了半个假期的面试邀请还没发过来,看来对方 hr 还没跟 VP(副总裁)约上时间——我准备跳槽到一家知名的互联网公司,端午节前已经通过了两轮面试,就差 VP 终面了。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玩,享受海风和沙滩,和我难得的超长假期。

我给手机充上电,才想起刚才忘记问梅森住在哪个宿舍了。

这家叫「Tan」的青旅不大,只有三间宿舍:男生六人间,女生六人间和男女混住六人间。和动辄容纳一两百人的青旅比起来,这家简直可以用「清净」「舒适」来形容。

我虽然住的男生宿舍,但因为每个床位都有床帘,我没见过梅森,不确定他住哪儿。

「Mason?」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宿舍里静悄悄的,没人在。

行吧。

我下楼去两米开外的 711 买了包泰辣鱿鱼干和一听椰子水,跟前台小哥打了个招呼,坐在青旅一楼的咖啡厅,准备研究当地旅行社的宣传页——梅森无论是出门还是回来,都要经过咖啡厅,在这里蹲守是最好的选择。

我期待着这个和我隔门坦诚相见,只有一首《bad guy》缘分的异国友人,慧眼识英雄,把我认出来。

甲米是泰国的一个海边小镇,虽然自然风光好,消费也不虚高,但游玩项目不多,也没有购物中心,知名度远不如普吉岛。所以来玩的国人并不多,大多是长期在此悠闲度假的外国人。以至于当地的宣传页上基本只有英文,中文很少,好在大多都是基础词汇,我连蒙带猜,也能了解个七七八八。

我刚看完一个攀岩项目,准备再看看出海路线,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响起:「你好,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诶?是中国妹子?

我抬头,一个年轻女生站在我面前,她穿着和我一样明显宽大的白 T 恤、大象印花的沙滩裤,一头湿发,脸上带着落落大方的笑。

「是的。」我放下手里的宣传页,「你好。」

我俩互相看着对方的打扮,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我叫唐夷,也住在这家青旅。」唐夷指指楼上,笑着在我对面坐下。

「我叫章小彰。」我礼貌地冲她点头。

互相介绍之后,唐夷告诉我,她是独自出来旅游的,今天刚到这个青旅,目前只遇到了我一个中国人,她需要我的帮助。

「我有一个东西,可能是刚刚洗澡的时候掉在了浴室,我在女浴室没找到,你能不能帮我进男浴室找一找?」

我瞄了眼咖啡厅的挂钟,正好指向 9 点。我看向门口,也没有梅森的踪影。

「不会很麻烦的,大概占用你 10 分钟。」可能是看出我的顾虑,唐夷追加道。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没法拒绝。

「行,出门在外就应该互相帮助。说说吧,你要找什么东西?」

「我要找一个按摩仪。」说着她展开手,露出一个圆盘。

「这是啥?」我不明就里,怀疑的目光在圆盘和唐夷的脸上来回扫了几趟。她笑着看我,神色自若。

「这个是按摩仪的遥控器,蓝牙的。」

遥控器巴掌来大,整体是黑色,看上去是硅胶材质,正面有一块金色的牌子,上面刻着「LELO」几个英文字母。

「这东西……看着挺高级啊,按哪儿的?」我憨得一批,问。

等了 2 秒,没听见她说话……嗯?咋不回我了呢?

我看向唐夷,她正一副震惊的表情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有点慌,解释道:「我平时不用按摩仪,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吗?」

唐夷捂嘴咳了一下:「小彰,你有女朋友吗?」

「没、没有啊……」

「那你多大?」

「24 啊,咋啦?」我一头雾水。

「哦~~」唐夷一脸了然,似笑非笑,「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我:????

我帮你找东西,跟我是不是处男有什么关系?

咋的,靠童子尿通灵吗?!!

03

总之现在场面非常尴尬。

我红着一张脸,不敢看唐夷;唐夷憋着笑,不敢笑出声来。

良久,我打破了沉默:「那个……你那个按摩仪长什么样子,你有图吗?」

「有。」唐夷拿出手机搜了一下,给我看了张产品图。

这个奇怪的形状……这个难看的配色……这不就是?!

我一拍桌子站起来:「我见过这个东西!」

「在哪儿?」唐夷面上一喜。

「在男浴室,我现在就去。」

我一个箭步冲上楼,推门进入男浴室,隔间的门大开,地上淌着未干的水渍,静悄悄的,没有人。但我在水池、地上、角落甚至垃圾桶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那个东西。

想起之前在 4 号隔间里听到看到的情形,心生疑惑:唐夷的东西怎么会在一个英国小哥手里呢?还是说,事情真有这么巧,两个住同一家青旅的人正好用的是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型号同一个颜色的按摩仪?

我下楼冲唐夷摇了摇头,唐夷期待的表情瞬间变得无奈。

「别的地儿你找了吗?或许被清洁阿姨捡走了?」我问。

唐夷摇头:「其他地方我都找了,垃圾桶翻过了,清洁阿姨也问了,没人见过。如果男浴室没有的话,只能问问另外两个宿舍里的人了。但前台小哥不肯帮我开门,说侵犯他人隐私,所以……」

唐夷住的女生六人间宿舍,现在唯二的盲区就是男生六人间和混住六人间。

我反复回想了一小时前我在浴室看到的那一幕,我确认当时地上那个仪器确实是在使用中的,但如果这个仪器本身是遥控的话……

「唐夷,你这个仪器,如果不遥控可以使用吗?」我问道。

「可以的,只要开机也可以手动使用。」

「开机键在仪器上还是遥控器上?」

「都有,产品为了防丢失特意设计了两个开机键。」唐夷答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我冲唐夷眨了眨眼:「跟我来!」

04

办法其实非常简单

——我进入男生宿舍,然后打开遥控器,如果仪器启动一定会传来震动的声音,可以确认那东西就在男生宿舍,反之则在混住宿舍。

一个简单的排除法,就能得出结论。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冲进了男生宿舍!我打开了遥控器!我屏气凝神听了足足三分钟!!!

——但我毛都没听到。
妈的,这也太安静了啊!!男生宿舍没有活人了吗?!

我和唐夷又试了一下,50 分贝(官方产品数据)的响动在这个环境下应该是能被听见的, 如果这里没有的话,那只剩下……我和唐夷不约而同地看向混住六人间的门

额,也不知道在泰国的法律里有没有「非法闯入」这一条。

「Hi,Leon!」突然有声音在背后炸开,我被吓了一跳。

不过这纯正的美式发音,这爽朗的语调,这熟悉的声线……我缓缓转头,一个穿着背心裤衩,棕发蓝眼长得像《暮光之城》男主胡子拉碴低配版的外国小哥正一脸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Mason?」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Yep!」梅森睁大双眼,抖动的胡茬难掩兴奋,他转头看着唐夷问,「And……Erica?」

唐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问:「How do you know my name?(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梅森冲我们狡黠一笑:「wow~ It’s social magic.(哇喔,我用了社交魔术)」

(注:为行文方便,后文的英语台词部分直接使用中文。)

05

梅森告诉我们,他在两周前入住了「Tan」青旅。

而近两周都是雷雨天,码头不一定能出海,所以人流比较少。

但巧合的是,上周他刚用一块巧克力和一瓶啤酒跟前台小哥套近乎,看到了本周青旅的住客名单,从周一到周日,一共只有 4 人入住。其中,中国人就有 2 位,一男一女,男的叫 LeonZhang,女的叫 EricaTang。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我们,心里立马就有数了。

只有 4 名住客?那意思是,除去在场的 3 个人,另外一个人岂不就是……我之前在浴室见到的英国小哥??

我和唐夷对视一眼,我问梅森:「那另一个人,是英国人吗?或者欧洲人?」

梅森摇了摇头:「没名单里根本没有英国人,第 4 名住客是一个日本男人。」

怎么可能?!

一个不存在的住客,在我隔壁的隔间里洗澡,还拿走了唐夷的按摩仪?

我突然感到事情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梅森,你住的是男女混住六人间吗?」我问他。

在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我问:「我能去你的房间看看吗?」

我看了眼唐夷:「我们丢了样东西。」

「当然,请自便。」说着,梅森让开两步,用房卡刷开了门。

我走进混住六人间,打开遥控器,站在原地等了三分钟,其间除了几句夹杂着「呆胶布」「亚撒西」之类的呓语和翻身的声音,什么也没听见。

日本小哥在睡觉,按摩仪依然踪迹难寻。

我轻轻叹了口气,看了眼唐夷,她眼里的失望藏也藏不住。

倒是梅森,对我俩的事情很感兴趣,问:「你们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很重要吗?」

我愣了一下。

对呀,帮唐夷找了一个小时了,我居然从没问过,一个按摩仪为什么对她来说这么重要?

难道是因为,它特别贵吗?

「我想喝酒,你有地儿吗?」唐夷捻了捻半干不干的发尾,把刘海别到耳后,抬眼看他。

梅森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大力揉着我的脖子,笑得爽朗:「Of course!(当然!)」

06

晚上 10 点,我、唐夷、梅森,三个人坐在街道尽头的小酒馆,一人吹着一瓶啤酒。

唐夷点了支烟,我不会抽,只觉得闻起来有股水果味。

「这就是我丢的那样东西。」唐夷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相机里的照片。

照片上的按摩仪和之前唐夷给我看的产品图是一致的,唯一不同的是金色外圈的部分,被人用激光雕刻了两串英文名:Curtis & Erica。

「Curtis 是我的爱人。」唐夷喝了口啤酒。

我在梅森脸上看到了同样惊讶的表情,而我是惊讶于她的用词——「爱人」,这个词似乎是上个世纪对另一半的称呼,很难想象长着 90 后脸的唐夷会用这个词。

「哇~~哦~~,这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你在青旅找这东西?」梅森的表情突然怪异,马上又恢复正常。

「对,你没想错。」唐夷满不在乎地眨眨眼。

梅森立马给唐夷竖了个大拇指:「现在,我对你更加好奇了。」

烟燃尽了,唐夷没再点,她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给我们讲了个故事。

唐夷的爱人叫作顾一巍,英文名是 Curtis。唐夷读大四,顾一巍读研三,两人都是学生,异地恋,网恋了两年才奔现,一直聚少离多。

顾一巍是理科男,经常泡实验室走不开,所以几乎都是唐夷买火车票,趁着周末或者假期连夜坐火车去顾一巍的学校看他。顾一巍对此很过意不去,但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唐夷是有愧的。

而这个丢失的按摩仪,是顾一巍送给唐夷的三周年礼物,表盘上的名字是他偷摸用实验室的设备刻出来的,世上仅此一份。

本来两人都说好了等毕业了来一个异国旅行,在海边放肆地浪一夏。

结果就在上个月,毕业前夕,顾一巍死在了实验室。

来泰国的行程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定好,唐夷只能带着这份纪念礼物,替他走未走过的路,替他看未见过的风景。

「明天是他的生日,我想把东西拿出来洗一洗,可不知道怎么就给落下了。」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就像是阿顾在跟我说,别再记着他。」

「可我不愿意,我一定要长长久久地记着他,记一辈子。」

……

唐夷讲完,我和梅森久久没有说话。

我突然觉得人与人的际会不过如此,相遇然后离开,只是有些人离开的方式过于蛮横,过于惨烈,以致于在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刻痕。

「唐夷……」我刚想说点什么安慰她,梅森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桌子本来就不稳,三个啤酒瓶摇摇晃晃,倒了一个,啤酒花瞬间洒在我的胸前,我立马站起来拎起瓶口,冲梅森轻喝:「你干什么?」

梅森不理我,一个箭步闪现到唐夷面前,摇晃着她的肩膀,嘴里呜咽,眼里闪烁着泪光:「呜呜呜呜呜……Erica,我有办法了!我一定帮你把小男友的贴心礼物找回来!!」

唐夷全身哗哗地晃着,呆呆地点了点头。

07

我对梅森办法的可行性存疑,不过唐夷倒是觉得虽然大胆,但不妨一试。

说起来,关键点只有两个:

1、确定遥控器的蓝牙连接范围,扩大探索区域。

2、缩小嫌疑人范围,锁定嫌疑人特征。

首先,从官方给出的产品数据来看, 蓝牙最大的连接距离是 12 m,唐夷给出了一个实际使用距离差不多 5 m 左右。我们回到青旅,以「Tan」为圆心,在地图上以 5 m 为半径画了一个圆,这个圆所在的区域,就是我们要用遥控器探索的位置,于是这个 5 m 圆会再辐射出 N 个 5 m 圆。

这个方法在理论层面是可行的,但实操起来有很多问题,比如地面是一个平面,但实际建筑是立体的,能探索的空间并不完全;更重要的一点,建筑墙面是隔音的,就算蓝牙可以隔墙连接,但 50 分贝的声音隔着墙面根本听不见,还是无法确定按摩仪的具体方位。

「小彰,你确定你在浴室看到的那个按摩仪就是我的那个吗?」唐夷突然问我。

我回想了一下:「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有没有刻字,但我隐约觉得那个金色外圈是不光滑的。」

「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从人下手,缩小范围。」梅森从前台找到纸笔,「Leon,你再说一遍嫌疑人的特征。」

「英国人。」

我顿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表述并不准确:「对不起,我更正一下。带有英伦口音的男性,可能是英国国籍或者长期在英国生活。

「嗯哼,很好,请继续。」梅森在纸上记着。

「声音听起来比较亮,略带沙哑,应该是成年男性,年龄在 18-30 岁之间,可能有抽烟的习惯。」

梅森把几个关键词写下来,在「smoke」这个词下面划了条横线,打了个问号。

「他当时摔倒了,所以我并没有看见他真人,无法确定身高体型。不过他身上关节处可能会有淤青,在肘关节或者膝关节之类的地方。」

「嗯哼,还有吗?」

「让我再想想。」我当时只瞄了两眼,能获取到的信息实在不多「对了,他洗发水的味道很奇怪,有点像……中药?」

「中药?」唐夷倒是好奇起来,「你的意思是一个不存在的英国人在我们青旅的浴室里用中药洗头?这也太魔幻了点吧……」

我想了想,问梅森:「美国超市里能买到印着 Jackie Chan 的洗发水吗?」

「噢噢噢噢——!!」梅森露出兴奋的表情,「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但超市没有,我们都上淘宝买。」

「好吧,我没有更多的信息了,唐夷你有要补充的吗?」我松了口气。

唐夷摇头。

「OK,那就以青旅为中心,周围一圈的店铺我们先问一遍,然后再向外扩散到半条街。」

梅森一声令下。

08

说干就干。

开始排查之前,梅森带着我俩去了趟 711,买了点糖果饼干,特别是巧克力之类的零食,拆散了放在一个袋子里。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直到我们开始一间一间店问,我才明白,梅森虽然是个西方人,但他对东方式的社交礼节已经理解并运用得十分熟练了。

有些店铺已经打烊,但仍在营业中的酒吧、餐厅不在少数,看看数量,我和唐夷一人买了杯咖啡,做好了要熬夜的准备,结果刚问到第四家的一个小餐馆,事情就有了眉目。

店主告诉我们,他在昨天早上接待过一对白人男性,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较小的一位,跟我们的描述很相似。

梅森递上去一大块巧克力,勾着店主的背,表情暧昧:「帮忙查下那俩人的付款记录呗。」

说着他又指了指唐夷,小声说:「我朋友遇上负心汉了,那家伙睡完不认人。我们只想找到人把事情问清楚,不闹事。」

店主接过巧克力:「他们用的现金,没有记录,你们查不到名字的。」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

我拉着唐夷就走了出去,走了两步发现梅森没跟上来。转头一看,他正跟那店主说着什么,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悄悄塞给店主,拍了拍肩膀,嘚嘚瑟瑟地跟过来。

「怎么了?」我问。

「他说,他们结账的时候掏出了房卡,他们应该是住在『Mini House』,就在青旅后面那条巷子里。」

梅森跳起来一把薅住我的肩膀,把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我身上:「走呀兄弟,咱们找人去。」

「你给了他什么?他怎么笑那么开心?」我往外推了他一把。

「One dollar, my man.(一美元,兄弟。)」

梅森得意地拉着我,凑得更近。

我向唐夷投去求助的目光,她却不住地摇头,露出我看不懂的暧昧笑容。

「我们就是少年侦探三人组!小爷真是太厉害了!」梅森兴奋地吹了声口哨。

晚上 11 点 30 分,微咸的夜风中,我一脸被逼良为娼的窘迫,推搡着这个格外黏糊的美国男人,而按摩仪失踪事件的当事人,跟在我们后面笑弯了腰。

这一刻,能不能找到东西,什么时候能找到,似乎又变得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09

我没想到,后面的情节简直跟开了挂一般,出奇的顺利。

梅森把没喝完的啤酒倒在自己的背心上,正大光明地迈着醉鬼的步伐,晃悠进了「Mini House」酒店。

他借口丢了房卡,让前台小哥用订房系统帮他查房间号,又借口喝醉迷路,强行让小哥带路,支走了前台。

他们走了之后,我和唐夷趁机溜进前台,用订房系统筛查了国籍为英国、性别为男的住客,很快就查到了—— 408 房间

但是看到信息后,唐夷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了?」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员工门禁卡,转头看看四下无人,提醒唐夷赶紧溜。

唐夷最小化系统的页面,把前台小哥刚刚看的视频页面调出来全屏,然后按灭了电脑屏幕。

他们俩订的大床房。」唐夷说。

我和唐夷沿着走廊来到门禁,大大方方地刷卡进去,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大床房又怎么了?」我小声问。

「饭店老板说,那两个白人男性有年龄差,看上去像是叔侄。出来旅游,你会和你的叔叔订大床房吗?」

「那……你的意思是?」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我现在非常担心,我的按摩仪,被他们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唐夷一脸严肃地叹了口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365bet/2817/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