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新闻 / 为什么明显感觉 2017 年上海人少了?

为什么明显感觉 2017 年上海人少了?

2015年开始上海常住人口就开始减少,2017减少的太多太明显了,居住证难办了,孩子没法读书,2016年的一波房价涨,把一帮打算在上海买的人涨走了,工资低于8000的一部分人走了。(上海的生活成本就不算给你听了)。也许是政府的意思,基础建设差不多了,需要一群人离开这里。具体也不是很清楚。2017年上海常住人口少的确实很多很多。包括菜市场的人都说人少了,街面所以的人私营个体最有体会,客流量少了三分之一。再这样下去。我也快要离开这里了。个人看法,没有具体数据。

我是交大硕士毕业,已经算不错了吧,

我问了问身边的同学都什么想法,

一部分:反正买不起房,直接回老家,有房有车有不错的工作。

一部分:工作几年或者十来年,回老家买房买车,回家工作。

一部分:家里有能力帮忙买房,选择留下来。

只从我们的角度说了一下我们的想法,

我想可能是这两年房价涨太夸张了吧,要是15年以前的房价还好。。

虽然说上海工资能高一点,我们大概都是一个月14~20k左右,但是幸福感就不一定有老家高了。

比如我,我真的受不了一直租房,所以准备工作几年先,要是实在买不了房,就走。

一直懒得补充啥。

不过还是说几句吧。

不少人觉得我交大毕业就这么丧,实在是不应该。

因为我交大毕业买不起房就觉得我有问题??

就说下我目前的状态吧。

我不丧啊,我还是很乐观的,先在上海工作一段时间,买得了就买,买不了就不买,我也没有一定要在大城市生活的执念。我觉得生活嘛,开心最重要,还年轻,就多尝试嘛。

还有,其实我是挺不思进取的,我就是比较喜欢养老型轻松的工作,有些人很努力很拼命,我觉得都是合理的啊,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一个生活方式吧。

还有的人觉得,这点苦都吃不了,几十年前的年轻人怎么怎么苦。

我是吃不了苦,但是我没有影响到别人啊。。。我想租大点又离公司近的房子,住着舒服上班方便,那就平时少花点咯。价值观不一样嘛,没必要强加到别人身上。

不过大部分评论的各位都是比较赞同我的回答的吧。就个别人diss我。。。很正常。

我的想法呢,就是,先在上海工作着,感觉工作不错的话,就继续在这工作,房子也看情况买不买。不喜欢的话就去一个非一线城市,再找一个工作,把房子也解决。然后就是快乐地生活~

上海人口一直在走低。。。再说了。。
上海的政策就是在告诉你。赶紧离开。。
题主提到了高房价我就从高房价谈谈。。。。。
高房价导致什么。?常住人口下降。外来人口下降。
为什么?
上海的外来人口来沪工作。首要的就是想留在上海。但是已知上海的房价已经高到绝大多数人正常工作到30岁连首付都付不起的程度。作为外来人员。你会继续待在上海到什么时候?正常反应肯定是在上海工作几年去其他地方买房结婚。这就导致。有些答主所说。地铁越来越挤。人口却越来越少。这群年轻人就是来打个过场。
而后。上海周边的兴起和租房市场的高房价导致外来人口来沪也减少。。。有一部分人连来都不来上海了。。。
最后是城市人口迁移。很多上海人最后去了美加澳。。。。
外来人口减少导致低端劳动力和青年降低。城市活力降低。高端人口又移民海外。技术人口。财富人口保留不住。整个城市进入高不成低不就状态。。。

分割线。。。。

我发现有很多人上来就说。。你在上海留不住是因为你不够强。。你太弱了。。。
那我们就要看看你要多强。。。
我们以人广相亲角的日常条件为例。。
他们大多要求。
工作稳定
未婚。无婚史。
有房。在上海市(自动屏蔽外环以外)
有车。
无不良爱好。

咱们以中国人大部分接受的结婚时间。。30岁为例。假设男女都30岁。女方毕竟30岁后生孩子风险太大。。。

如果你无法依靠父母。你一个人要在上海强到什么地步呢。。。

上海外环以内。房子没几个便宜的。300w可以接受不?300w的房子。首付按30%计算。。你需要90w。。。当然你也可以找更便宜的。。。我记得还有200多万的。。不过我取一个中间值。250w吧。。75w首付。话说外环以内有200w以下的房子吗?

好。那咱们再看看。上海号称研究生遍地走的地方。。。那我们就以研究生为例。。一般研究生25岁毕业。。。到30岁。共有5年时间攒的钱。。。75w你5年。很好算吧。。平均你每年要攒15w。。。平均每个月攒1w3左右。。。。上海有多少人每个月能攒下1w3呢?还是30岁前。。。

我这里还没给你算车呢。。。要求不高10w的车可以吧。。上海可是豪车遍地走的地方10w的车不过分吧。。10w车。5年。每年2w。

这就增长到每年攒17w了。。。

这时候肯定有人说了。。谁说要30岁之前结婚。我们上海人都是35岁往后。。。
兄弟。人的岁数增长带来的还有结婚成本的升高。。。。现在还只是200w的房子。。你35没300w人家会跟你?想想清楚吧。。

你看你现在能年攒17w吗。。。不是年入17w哦。。。是攒17w哦。。。

哦对了。。这还没算。结婚的婚宴。婚纱。礼金。这些乱七八糟的少说还要十几万吧。。。

这是看谁更强吗?
这是看谁爸爸更强吧。。。
这是看谁老家的家底厚吧。。
到底是你强还是你爸爸强?
有些人。吃了一口红利。看把你给膨胀的。到底是因为强还是其他原因你们心里没点儿b数吗?
倒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不得不让人感慨高房价已经扭曲了中国社会的价值观。

这问题下的某些人嘲讽交大硕士,复旦硕士,浙大硕士不努力,妄想一步登天,而嘲讽的资本仅仅是因为他们先上了车,真是可笑之极。放十年前哪个有房子的普通人敢这么说?

关注这个问题有段时间了,可惜大多数回答都在讨论房价,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故不请自来,作为一个补充。

首先,上海的外来人口有下降吗?

答案是肯定的。上海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5年走了大概14万人,16年走了2万多人。17年的数据尚未出来,不敢拍脑袋胡写。大家可以根据该趋势结合自己的感受,定性预估一下。

其次,为什么走了那么多人,上海地铁还是很拥挤?

那是因为除了城际之间的人口迁移外,上海市内的迁移非常明显。为了研究上海市外来人口在市内迁移情况,我特意区分了上海市户籍人口和外来人口(见以下两张图)。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这种人口迁移竟然主要是由于户籍人口完成的,而非外来人口

由上图可见,上海市区的户籍人口增长总体为负,且这种趋势随着年份的推移,越来越明显(同一个区,数柱由下往上,为2012-2016)。与之相对应的,浦东新区、宝山区、闵行区,嘉定区呈现了爆发式增长 。(注意该图为增量变化,而非存量变化,即柱子越长即表示变化量越大)。

如果我们结合上海市地图(下图)一起看这个数据,会更有趣。你们会发现,人口暴增的地区正好是将上海市中心接壤的各区。

而外来人口的数据如下,

  1. 2016年外来人口变化量较小,除普陀区集中减少1万以外,各区大部分都零星变少。2015年(棕色柱子)各区外来人口均出现了下降,呼应了2015年下降14万的数据。即该迁移是发生在城际之间,而非城内各区之间。
  2. 结合上面户籍人口在城内迁移的情况,可知,有些答案中提到这两年外环地铁越来越拥挤,可能并非由外来人口造成,而是户籍人口城内迁移情况导致。
  3. 2012至2014年外来人口的增长基本集中在市区以外的地方。结合户籍人口显示的市中心人口逐年下降,可知,提问中所言“不管是去衡山路,静安寺外滩还是豫园,总感觉上海很冷清”这个主观感受是符合事实的。

那么,这种城际和城区内人口迁移带来的影响有哪些呢?

  1. 城际人口迁移:外来人口减少带来的影响—基础服务价格相对上升

前提:

人力作为一种生产要素,既可以用于高附加值产出(如金融行业,高科技),也可以用于低附加值产出(如,餐厅服务员,城市保洁,家政,理发)。但显然,这两种要素的劳动力市场是不一样的,前者我称为L1, 后者简称为L2. 对应产品的价格为P1和P2。

模型:

P1= a*L1+b*L2

P2=c*L1+d*L2

其中,a为提供高附加值服务的所需的L1数量,b 为提供高附加值所需的L2数量。c, d 同理。P1为高附加值行业的价格,从社会整体来看,价格是对生产要素部门的报酬。L1,L2为对应的此类劳动力边际报酬,即工资。c 和 d 以此类推。(简单一点,从数学的角度看,用P1对L1进行求导,得到a,就是边际报酬,即工资)

两个行业对人力的使用比例不会因为价格的变动而发生改变,比如,L2的人力很难去从事L1的工作,反之亦然。但是由于分工原因,两个行业都会存在L1和L2。比如,同样是服装行业,L1可能从事企业管理,L2可能负责店内销售,但L1的比例会小于L2。

高附加值行业的均衡价格下,L1、L2的使用如途中绿线所示,低附加值行业则如红线所示。两部门的人力报酬,在产品价格机制的调节下,会达到一种平衡,即图中E*所在位置。两部门的相对报酬为L1*/L2*, 注意此处为相对报酬,并非绝对报酬。

如果流失的外来人口,以L2为主,那么随着L2人力资源供给的下降,低附加值的产品的供给出现下降,在这样的背景下,即图中的红线将会内推,新的平衡点是E’。由此可见,(L1’/L2’)<(L1*/L2*), 即L2的相对报酬要增长。

直白点说,就是没有被淘汰的低附加值的劳动报酬会相对增长,也就是说,基础服务的价格看涨。直观来讲,提供基础服务的外来人口流失后,他们所提供的人力服务看涨,也符合常识。当然人力流出本身就代表了一种需求的流失,但是相对需求/供给还是上升的。比如,一个理发店小哥,他自己有理发的需求,但是他服务的理发人数肯定不是1,那么他的离开,会导致相对需求/供给的上升。

这些基础服务于这个城市而言,就好比汽油之于汽车,每一分的上涨,看似微小,但是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这些价格的上涨,最终会分摊到每个企业的员工身上(基础服务的需求弹性很小, 几乎逼近0,这才是真正的刚需),而员工生活成本的上涨会部分传递到企业(传递程度取决于双方的弹性),从而进一步推涨企业的运营成本。在这样的背景下,要提倡万众创业创新,是比较困难的。这也许能部分解释为什么上海没有本地孵化的创业公司的原因,当然金融创新公司有很多,那是因为金融创业的产品本身就是钱,而在海量的资金面前,这些运营成本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像大疆无人机、华大基因这种公司就很少了(两家创业公司此处纯属用于举例,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有朋友说上海本身就是往金融城市的定位在走,话是没错的,全国来看,大陆金融行业里头,上海不敢说第一,也绝不会掉出第三。但是,说实话,上海想要成为像香港一样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是公认的八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天朝自有国情在。所以,我想说的是,上海不能只有金融,在这样的背景下,基础服务价格上推,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也许会有人扯什么人工智能,这种假设就好比人说房价涨了,就涨房租一样无厘头。能涨房租,房东为什么不早点涨呢?能用人工智能降低成本,为什么不早点降呢?如果说科技不成熟的话,那么凭什么保证以后科技一定能成熟呢?

  1. 老龄化和初婚人数

上海户籍的老龄化由2012的26%连年攀升,于2016年达到32%。冷冰冰的数字也许并不能带来很大的直观感受,但是你们想象一下,平均三个上海市户籍人中就由1个是60岁以上老人。而这些上海市户籍人数已经包含多年来排队落户的新上海人,也是说,尽管上海一直在吸收一部分它以为的优秀人才成为新上海人,但是依然未能改变上海老龄化的不断增长的事实。

然而目前的情况,还没有到最差的时候,毕竟35~59这波中坚力量2016年所占比例为38%还是超越了老人的32%,也高于未成年的12%。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图橘红色的部分会慢慢变成蓝色,而原来的蓝色部分的凋零速度也在降低(上海户籍的人均寿命在不断延长,具体数据见上海统计年鉴),也就是说蓝色的增长速度是会快于橙色的增长速度。

那么新生人口这边是什么情况呢?会不会暴增来扭转乾坤呢?

答案是否定的。

一方面,二胎集中爆发在2016年,到了2017年二胎热就后劲不足了。之前有报道说2017年新增人口比2016的少了40万。(有哪位热心网友找到数据源可以在评论里贴一下)之前被压抑的二胎需求已经释放完毕。如果分城市来看,上海的二胎率应该是拼不过其他城市的。

另一方面,我们看一下一胎的需求。这点上,我并没有看什么调查问卷,不如我们直接看下初婚人数,毕竟在我国单亲妈妈这事儿并不普及,要生孩子之前必须要结婚。但是我没看总体的结婚人数,因为之前限购,很多人都是离婚又复婚的,看总体的结婚人数,数据噪音太大。

有意思的是,上海户籍的初婚人数,在2016年暴跌至13.79万,和2012年的22.96比,近乎腰斩。虽然上海之前的人口结构本身就是年轻人很少,但是在短短5年之内腰斩,就比较可怕了。从数据趋势来看,15年至16年间是突然暴跌的。如果用初婚人数和房价趋势做拟合,显著负相关应该是没跑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sportnews/21358/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