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新闻 / 如此英超,何处去爱?

如此英超,何处去爱?

三个多月前,当英超联盟终于发布复工公告时,知名网媒The Athletic的英国记者们,以看似平常的叙述这样写道——

“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在边路起脚传中;”

“凯文·德布劳内送出了一脚妙到巅毫的40码穿越球;”

“穆里尼奥又跟对方的球员、教练、队医或吉祥物起冲突了;”

“好吧,阿达玛·特劳雷让地球上的其它人类显得那么弱不禁风……”

“足球,欢迎回来,我们真的很想你。”

谁能想到呢,这一段看似克制、实则热烈的表白,不止用于重逢,也能用来告别。如此英超,何处去爱

2020年9月3日,英超联盟与PP体育纷纷发出解约公告,原本要在2019-22年为英超贡献5.64亿镑的中国市场,突然陷入真空。从一个月前《每日邮报》率先爆料,到近期《泰晤士报》连续跟进,苏宁集团与其控股的PP体育,以拖欠1.6亿英镑版权费的争议形象,不断地见诸报端。有知情人士告诉《足球周刊》:英超联盟终止合约的决定着实有些突然,很多圈内人以为直到下周才会有所定论。

四年前就率先报出苏宁拿下英超版权的《泰晤士报》记者马丁·齐格勒,一直关注着这起版权事件的发展。在他的报道中,苏宁曾经与英超联盟进行商议,试图降低剩余合约年限的版权费,抑或以更优惠的价格将现有合约延长到2025年。

但如同己方公告所说:“PP体育与英超在版权价值方面存在分歧,非常遗憾目前我们未能与英超达成协议……”金元时代的泡沫,疫情时期的影响,还有迟迟无法更上一层楼的市场,巧合之中的必然,英超历史上金额最大的海外版权合约,就在一次投票后彻底作废。

从个体受众到整体市场,关于这次解约给中国体育产业带来的种种负面信号,已经无需赘言。甚至在电子竞技的影响下,足球受众规模的走势如何,都要被打上大大的问号。所谓的回归理性,可不是推倒重来这么简单。

而对于被贴上“土豪”标签、连降级队都能拿到1亿镑分红的英超而言,天价合约的消逝和市场的动荡,同样是进退两难的局面。毕竟,在本土版权价值同比减少4亿镑、跌幅达7%后,英超联赛就是依仗于海外版权在2019-22年的增长,维持住了欣欣向荣的局面——从33亿上涨到创历史新高的42亿,来自苏宁的慷慨解囊,自然功不可没。但现在,一切消失不见。

去年7月,英超联盟在一份官方报告中如是写道:“在2018-19赛季,英超的转播权益覆盖了全球10.3亿个家庭,总播放时长接近26.2万个小时。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的188个都设有英超转播,只有阿富汗、摩尔多瓦、土库曼斯坦、朝鲜和古巴是例外。”

距离2020-21赛季英超揭幕只剩一周了,我们会成为又一个“例外”么?

以及,还有这样一件事:去年中旬,针对难以根治的盗播问题,专业机构MUSO曾与GumGum体育共同监测了2018-19赛季的8场英超联赛。结果,中国球迷以每场超过100万的人数,成为了这次盗播监测中数量最多的群体。

注:本文原载于《足球周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sportnews/22612/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