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新闻 / 多支创始球队宣布退出欧洲超级联赛,这会对欧超联赛产生怎样的影响?

多支创始球队宣布退出欧洲超级联赛,这会对欧超联赛产生怎样的影响?

一觉醒来,英超五强集体退出欧超,切尔西也在起草文件。很明显,欧足联画的45亿欧元大饼起了效果,为了离间欧超成员也很可能给了退出者额外的承诺,然后本就不坚定的利益联盟便迅速分化,因为松散而且各怀鬼胎的组织根本无法承担腹背受敌的压力。没错,他们可以不怕欧足联,但是鲍里斯反对,工党党魁跳脚,老渣老瓜都阐明了自己不支持的立场,亨德森召集英超各队队长连夜开会,各家球迷挂条幅RIP,切尔西主场比赛被自家球迷堵了门……

阿布和曼苏尔看到这种情况会继续趟这浑水吗?“我们本来就不缺钱,欧超成立之后还可能削弱我对球队的影响力”,于是,一家,两家,五家,六家,big6抱团进驻抱团退出,虽然老佛爷还在嘴硬,但只要没有了英超,欧超就会瞬间分崩离析。

说到底,我坚决反对欧超真的成立打比赛,因为那会慢慢把足球这个大盘子做小了,但是我支持欧超象征性的闹一闹逼着欧足联做出一些实质性的改革:比如公开财务,不要盲目欧冠扩军,取消特么的欧国联,把那些隐匿掉的收入分配出来……就像当年G14争取到的“欧冠收入倾斜”“球员打国家队比赛要给薪水而且受了伤还得赔”一样。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这场闹剧的结果不会是处罚俱乐部,而是抓几个带头人拉倒。三德子宣布辞职(当然这个早定了只是提前宣布),各家董事会都得抓出个背锅侠,格雷泽、克伦克、亨利的立场已经非常尴尬,我们恐怕很快就能看到有人要抛售股份了……

闹赢了是伤害,闹完了啥也没争取到,伤害同样很大。

弗洛伦蒂诺彻底被晃点了,他的皇马主席生涯恐怕无法善终。

谢邀,随便谈两句吧。

欧超联赛干不下去是肯定的。这波就是自己人还没整明白,出门当然就会爆死。哪怕咱们说欧足联再无能,再脑残,他们也把欧洲足球连拖带拉的整合了大半个世纪,一个事物的消亡哪有那么快的,都以为是按了视频倍速键吗?

欧超联一开始这么多人看衰不是没道理的。不管是美国资本横插一脚让欧洲资本欧洲政府开始警惕,还是欧洲豪门俱乐部寡头想把垄断之事做绝,都意味着现阶段跳脱欧洲足球社会基础是没有根基,没有土壤的。

但说真的这波欧洲足球寡头趋势以及资本全面接管足球进而发展到只为资本踢球已经不可逆了。

欧足联这波就真的站得住脚了?看看新欧冠的策略吧,那不就是另一个资本垄断吗。而且这新欧冠的推手也有豪门的影子,那尤文的阿涅利今年一月份不还在力推新欧冠这事吗,只不过他自己开始带着尤文左右横跳了。

那些一直没加入欧超的和现在宣布退出欧超的部球队,就真的是为了欧洲足球的发展顾全大局?不是吧,无非是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S的利益和B的利益权衡罢了。

这十二个想举事的“铁帽子王”现在可都坐在资本的大厦上,他们想闹得无非是新旧利益重新分配。

就英超这六队哪个不是资本下的产物。曼城阿联酋国家资本,曼联利物浦阿森纳美国资本大鳄,热刺英国本土资本,切尔西俄罗斯寡头资本。

这里没有一家是人民的球队啊。

但没有人民的球队≠球迷不重要≠欧洲足球基本盘不重要。想想如果真的激怒本土球迷,激怒本土球员领袖,让斯坦福桥空无一人,让老特拉德福安菲尔德只剩抗议标语,你猜资本会不会继续跟进为他们投资下注,你猜英国政府会不会把资源集中在其他的一些球队身上?

也许各国足协包括欧足联都无法从法律程序上去禁止这十二个铁帽子王另起炉灶。但欧洲足球到如今也不是没有能力再扶植一波新鲜力量。你们十二兄弟要从商业上给欧洲足球欧洲社会来一次断子绝孙的大行动,那我们政府官方机构就用各种盘外招打压你冷落你,最后看谁熬的过谁。你这英超big6难道真的比堂堂大不列颠命还长?

当然万事都不是绝对,不然的话欧足联主席和各国足协各国足球联盟也不会急得跳脚。这波英超big在欧足联和欧超联之间来回横跳,也表明了欧足联一些想法也确实到了再变革,包括欧足联整个机构都到了该变革的时候,就看看这次具有商业品牌第一的联赛英超的“倒戈”能不能成为欧足联变革的契机吧。 瓜还有呢看着吧。

来更一下吧,贴一篇米兰当地土著球迷南看台组织的文,有些觉得这次足球没有受伤害的中国球迷真的要看看,足球到底是怎样的运动。

这是我乐意看到的事,因为纵然欧足联是个过大于功的官僚集团,但这也不是“欧洲超级联赛”这种刨足球运动老底的新型赛事,可以合理化存在的原因。

为啥我认为“欧洲超级联赛”是在刨足球的根呢?

这么说吧,大家先思考这么一个问题:足球世界里,最根基的赛事是哪些?

不是欧冠、不是世俱杯、不是洲际杯、甚至都不是世界杯,我认为是各国的联赛

是的,各国自己境内,广义上的足球联赛(泛指以英超西甲德甲这样的顶级联赛为首、由上至下的整个职业/业余足球体系),才是足球运动的基础、是足球的骨架。因为它有着从草根(业余足球)→全国冠军(职业联赛)的明确上升途径,让一个地区的足球金字塔体系,有了一条自下而上的明确上升通道(吐槽一句,当然,对桑德兰这样的球队来说,这也可能是连续降级的通道)

所以,这也是我心目中五大联赛的最佳优点。非常成熟的体系化培养机制、任何球队都会为了自己的目标(升级or保级)而有一个每赛季努力的目标,而不是美式职业联盟的大锅饭体制,不出意外情况的话,顶级球队永远是顶级球队,不用为保住自己的地位而挣扎,一旦赛季中前期发展不顺,老板大可选择投资下个赛季,让主力收着踢避免受伤,或者进行摆烂。

看出来了吗?欧超最惹人厌恶和反对的,就是这些创始球队的“铁帽子王”待遇。哪怕利物浦原本会是“铁帽子王”们的其中一员,我依然要这么说。让我们设想一个简单的画面:假使现在欧超联发展得很顺利,赛事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那么,以阿森纳举例(注:无意冒犯,单纯是因为克伦克这位老板是最典型的美式吸血鬼老板,举例子比较方便让人理解,请枪迷朋友见谅),枪手现在的实力,被克伦克折腾得大概得在欧超12强中排比较靠后的位置;又,因为兵工厂拥有着创始队的铁帽子王身份,因此北伦敦豪门既不需要担心自己因为在欧超中成绩不好而被掉出欧超联赛的行列,实际上也不需要在英超中全力以赴了(因为不管排名英超第几,阿森纳都能入围第二个赛季的欧超豪门队列之中,因此如果在和big6的竞争中失利,而夺得英超冠军无望的话,我毫不怀疑,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克伦克和管理层会授意球队收着点踢,来备战下一个赛季)。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阿森纳以及其他欧超铁帽子王们来说,一个赛季下来,他们在最重要的两项赛事——国内联赛与欧洲赛场的奋斗源动力,居然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不论怎么踢,这些队伍都能稳坐欧超的钓鱼台,争冠只不过是附加价值了)。那么,他们需要在哪项赛事中倾尽全力?难道是意大利杯、国王杯、联赛杯和足总杯吗?如果一支欧超球队赚得盆满钵满,但却一直踢着漫不经心、无精打采的足球,请问谁的利益受到了最大的损失?球迷群体啊

而且,依阿森纳这位著名的吸血鬼老板、克伦克的贪婪吃相(其它美资掌权者,例如曼联幕后的格雷泽家族等),只要能把大钱赚到他的腰包里,这老家伙肯定是不在乎你阿森纳踢得还是不是“美丽足球”这一风骨的。

以华丽球风、流畅传切配合以及攻势足球作为烙印的兵工厂,如果被幕后掌权人影响到丢失了这种坚持、混日子随便踢踢、以为老板敛财当作第一要务,那它还能是那支无数拥趸热衷的阿森纳吗?它还会是原来的万千铁杆球迷追随的利物浦、曼联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对于球迷来说,如果看不到场上的自家孩子们为球队全力以赴争取胜利,那“足球”这项运动,就失去了吸引他们的本真魅力了。

如果是因为足球的魅力下降,导致球迷群体流失,进而让很依仗电视转播收入的中小球队们损失收入,最终难以生存的话,那这种做法,就是在挖断足球运动的“龙脉”。欧超12强,也许可以靠超高的收入,拉开和国内的对手们的阶级鸿沟,让“莱斯特奇迹”、“凯泽斯劳滕奇迹”再也没有诞生的丝毫可能,但到了那时候,足球这个运动,还有什么吸引力?看球星们在“欧洲超级联赛”踢全明星表演赛,为投资金主赚大钱?足球,就不是这么踢的。一个没有上下流通、阶级固化且封闭的所谓“欧洲超级联赛”,算什么足球?

所以,这也是我个人对欧洲超级联赛最大的反对点所在。当然,欧足联在豪门们的施压之下,开始加大对欧冠的预算投入(拟计划和英国投资基金合作),这倒也体现出“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一斗争策略的好处来了。窃以为,如果欧足联在收到逼迫之下,把未来的欧冠收益和其它保证措施更多地向豪门球队倾斜的话(这就是世纪之初G14们所诉求的结果呀),这次“欧洲超级联赛危机”,倒也不算少白忙活一场。权力的博弈,终归是需要双方亮出威慑力最大的底牌的

作为一介球迷,我很欣慰于利物浦众将、渣叔克洛普、以及KOP们对于这项赛事旗帜鲜明的态度。

球员们这么明确地反对一旦参与就能让自己收入水涨船高的一项新赛事,难道是因为他们无私到不在乎钱的地步吗?不,是因为他们和球迷们一样,知道这么做是在竭泽而渔,是在让足球运动的核心竞争力流失。也许他们这一代是爽了,但未来,足球世界还会像现在这样好苗子一茬接一茬、生命力持续旺盛吗?答案是否定的。

“12chang wei”这种画面,就不该出现于足球运动的层面之中,英超其它球队们、球迷们、名宿们的抵制,也说明了这种行为的垄断属性是不可被接受的,哪怕我们可能会是既得利益者。极少数人通过世袭罔替、永远不会被取代的地位(12-15个铁帽子王),把绝大多数利益都拿走了,然后再用武装到牙齿(买了一堆一线球星)的队伍去蹂躏大多数被禁止达到他们这个地位的球队们,好吧,这真的不是足球!重点反垄断、富豪的高额遗产税继承税,这都是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能看到的,就是为了维护“普通的大多数”而制约豪强们肆意妄为的行为,其实在足球世界也是通用的呀,怎么到了体育层面,咱们就有点看不透了呢?

足球运动自从英国贵族公学短暂发源之后,很快就成为广大普通人、工人阶级的心头好。这项运动重视球队/球迷精神代代传承、重视团结奋战、重视依靠努力缔造奇迹,它一直都是属于绝大多数人的项目。虽然,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足球俱乐部不可能再是纯粹属于球迷群体的事物了,老板和投资人慢慢地占据了主导权,但球迷们的力量,依然是能够影响球队的发展轨迹和重大决策的。

在这件事情上,球迷们的态度表达非常猛烈:即使球队也许能够大赚特赚(而这些钱,其实也只是赚到了幕后资本的口袋里罢了),但我们也不愿意看到自己支持了那么多年的球队,沦为资方的赚钱机器、球员们成为高薪的赚钱工具人(足球运动,显著特点是非常重视球员和球迷们的‘家人’关系,何况很多球队的中坚力量都是从小在当地社区一路青训踢出来的自家孩子,这种亲切感是非常珍惜的)

此外,我希望美国方面的强势资本,能否对足球方面稍微慢点下手?这几天我已经看够了部分球迷对JP Morgan的大肆吹捧,吹华尔街美资,有什么意义吗?我完全看不出。疫情之下大家都不好过,豪门球队负债压力巨大并且有利益诉求,都是非常合理的,利物浦的负债规模没那么大但对于体量较小的我军来说,也不是可以轻松打发的压力。如果这次的“欧洲超级联赛”只是逼宫欧足联、让这帮老官僚分子让步的手段,那我勉强还能接受;但是,我比较害怕的是,未来还会不会有一次动真格的?会不会出于庞大利益的驱使,让利物浦,这支建队足足129年的老牌工人阶级球队、曾经信奉着香克利版“三位一体”指导思想、重视团结与平等、曾以“足球版社会主义”为纲的队伍,就这么被美国资本当成敛财的绵羊,给牵走了?

说实话,我真的真的,完全看不透路在何方… 只能希望,芬威集团和亨利在这次的事情之后,能够多谋定而后动,为球迷们多考虑考虑。先说这些吧,这次事件应该不会再有反转和波澜了,祝大家能继续享受足球运动的美好吧!

最后,我想对牵头英超各队队长进行“圆桌会议”的利物浦队长亨德森、对峙曼联CEO三德子的红魔队长马奎尔、直言不讳的瓜迪奥拉和耿直的克洛普、还有解说界的卡拉格内维尔夫妇、一向话多但这次总算说了点重要之言语的莱因克尔,以及所有为球迷、球队和足球运动发展而仗义执言的足球从业者们,说三声respect。这时候的挺身而出,让我对他们这些人万分尊重,姑且不论他们的球技和成就如何,这份对足球的热爱,确实无可置疑。

谢邀 @知乎体育 。谈谈个人看法。

事实上,在此前的回答中,关于欧超联赛以切割足联之完全独立的形式进行运作的可能性之小,已经做了比较详尽的个人分析。在这里就不重复展开叙述了。

而欧超联赛事件的发展,也确实如同预料的那样,产生了几个比较关键的变化因素,从而导致了目前的半数球队退出之局面。不仅是英超六强,意甲的国际米兰也已经宣布退出,而欧超也官宣了“暂时搁置此计划”。

首先,欧超参与俱乐部(明确加入的,以及计划中包含但没有接受的)的现役球员与教练,产生了比较大的负面情绪,并且甚至毫无顾忌地将情绪完全表达了出来,足以证明他们的抵触之大。像巴黎圣日尔曼的埃雷拉,就明确表示了不支持欧超联赛。而曼联的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也转发了狼队球员波登斯反对欧超计划的社交媒体内容,并且配文“梦想是无法靠钱实现的”,且媒体报道“曼联队内球员都非常愤怒”,而在更早的时点,皇马的托尼克罗斯便已经表达过自己的反对态度。而在教练层面,利物浦的克洛普也表示“希望欧超永远不会发生,我喜欢欧冠,喜欢西汉姆可能参加欧冠的可能性”。

就像之前回答中所分析的那样,球员与教练的反对,将直接导致短期与长期的两个负面影响。短期内,欧超豪门的内部就出现持续的不安定因素甚至更衣室混乱,对管理极其不利。而更重要的是,长期来看,在目前有力资本频繁入主欧洲职业足球,且注资对象并不仅限于传统豪门的情况下,非欧超球队并不缺钱,缺的更多是对顶级球员的吸引力,以及一个扩充实力的机会窗口。而欧超球员的抵制,便极有可能带来这个窗口,随着现有合同的到期、时间的推移,让豪门持有的球星资源流失,且无法招募新的顶级球星,从而引发欧超赛事品牌、豪门品牌在比赛水平和球队星光上的下滑,让欧超变得不再那么“超级”,豪门不再那么“豪华”,让旧豪门凋零,让新豪门崛起,而欧冠还是那个欧冠。

球员和教练反对欧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欧足联和国际足联携手后的反对王牌:不得参加欧洲杯和世界杯在内的国家队比赛。对于球员来说,这个影响无疑太大了。世界杯,便代表着他们从小的梦想。而如果想要淡化世界杯对球员的影响力,那么就需要球员“出生在后世界杯时代”,从而在小时候便接受一个没有“盛事世界杯”的环境。但这要变成现实,至少也需要二十年之后。而在那之前,二十年的时间已经足以让欧超和豪门的沦落彻底成真了。

因此,即使弗洛伦蒂诺提出了“我们自己也可以组织世界杯”,这个“世界杯”受限于球员认知上的接受度,也不太可能真正发挥“在无法参加世界杯的情况下留住球员”的作用。并且,在实质运作上,这也会有非常大的逻辑漏洞。如果以自组世界杯这样一种完全对抗足联的姿态,那么这也就意味着与各国足协和原有联赛的对抗。这样一来,在协会的要求之下,参加欧超版世界杯的各国家队,选材将势必只能局限在欧超十二强之中。那么,英格兰、西班牙这样的球队还好,其他国家队的组建将根本无法落实—-孙兴民怎么办?奥巴梅扬怎么办?参加国家的稀少,又能给奖杯多少含金量?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这个所谓的“世界杯”,无法改变顶级球员流失的现状,且即使含金量被认可,也让俱乐部很难再引进非强国的顶级球员,选材面大大缩小。

事实上,欧超十二强在构想中,或许并没有包括两个很重要的变量因素:国际足联的态度,以及各国职业联盟的态度。可能,在他们看来(也是很多球迷的观点),国际足联与欧足联的矛盾由来已久,可能不会如此全力地支持欧足联,反而乐见欧足联的尴尬,至于各国的职业联盟,只要自己愿意加大给他们的财政补贴力度,中小俱乐部也能获得欧超联赛商业价值产生收益的一部分,便也是可以争取的。

然而,欧超十二强忽略的,或许是一个关于“蛋糕”的内在事实。

在国际足联的角度上,他与欧足联的矛盾,更多是同为管理者和分账者,对着既有蛋糕所产生的分账切糕不均匀所产生的内部纠纷。然而,目前欧超在做的,却是完全绕过足联的监管,自己另立中央,另做一块蛋糕。这就直接将自己推到了一切既有蛋糕拥有者的对立面上。如果蛋糕都不存在了,那么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还有什么可争的必要呢?这便不再是阶级内部矛盾,而是阶级与阶级之间的矛盾了。今天,欧超可以绕过欧足联组建欧超,明天,他们便可以绕过国际足联,对着国际足联的一系列“影响欧超俱乐部利益”的决策计划做出反抗,要求更多的利益,甚至再一次独立施为。“自组世界杯”,实质上的“以俱乐部之身却要求国家队比赛的收益”,即使仅仅是想法,便已经足以引起国际足联的进一步警觉,让自己更加站到了国际足联的对立面上。

而以各国的职业联盟来说,他们也要顾及俱乐部的长期发展可持续性。虽然欧超联赛确实可以带来一定的收益补贴上升,让不参加欧超的他们也能共享盛世,但是,这却只是事情的一部分面貌。首先,欧足联的明确反对,是非欧超俱乐部不得不在意的—他们中的很多队还要参加欧足联的欧冠和欧联赛事,受到欧足联的节制,不能完全毫无顾忌。并且,更重要的是,欧超赛事在短期内的巨大收益,十二强的收益分成势必远远高于非欧超获得的补贴占比,这样一来,如果不对它加以限制,豪门与非欧超在经济实力上的愈拉愈大,将让这些豪门回到本国联赛后的姿态成为降维打击的以大欺小,且在球员的转会费用和个人待遇上的手笔更加强势。在欧超面前,非欧超球队的竞争力、球员留存力,将进一步削弱,甚至比现在更加严重地彻底沦为欧超的兵工厂和输血库。而从另一个角度上看,更加失去竞争悬念、两极分化的联赛,品牌商业价值势必下降,各球队即使能拿到欧超的一部分补贴,但联赛中的分成和自身的商业开发力却会下降,总体财政收支涨跌并不明朗。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国际足联势必施以重手,靠世界杯为筹码施压,而各国的职业联盟也势必会进行反抗—-英超联盟准备了排除BIG6的会议,意甲也决定开会,甚至一度传闻清除北方三强。在理想情况下,国际足联不会彻底支持欧足联,而职业联盟对欧超的相对接纳,将会让欧超的一系列独立计划得以落地,例如自组世界杯,便可以获得非欧超俱乐部对“欧超国家队”的球员供应许可,增加欧超对抗足联的底气。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实现,于是,欧超豪门面临的“短期内部动乱”和“长期球员流失+比赛关注度和水平下降=赛事与俱乐部的品牌价值下降”的问题,便不可避免了。

当然,欧超十二强也可以像拉拢职业联盟那样,向国际足联提供一部分利益出让,从而分化欧足联和国际足联。但是,不同于职业联盟,让利国际足联却是一个与初衷严重背离的行为。他们想要摆脱的,恰恰便是足联掌握分蛋糕大权的被动—–绕过欧冠,自立赛事,自己做蛋糕。而如果国际足联被他们拉拢,那么彻底的独立实际上也根本无从谈起。从短期来看,想要争取国际足联,势必要给它相当比重的利益。从长期来看,这更意味着“欧超无法彻底独立于足联撑腰而存在”的事实,国际足联成为了欧超的底气和支柱,自然说话更有分量,甚至由于欧超靠它来对抗欧足联的情况,会比曾经的欧足联更加有分量,几乎等于把住了欧超赛事得以运营的命脉。这样的话,受到国际足联更大的限制,与受到欧足联在欧冠中的节制,唯一的分别或许只是“更被动”“更出血”,欧超成立的必要性就消失了。

欧洲豪门应该也想到了这一点。比起一条路走到黑的完全独立版欧超,通过欧超向欧足联施压,从而争取一个各方合作版本的欧超,或在欧冠中争取更多收益,反对目前欧冠扩军改制所导致的自己分成降低,更可能是欧超十二强的内心想法。而“欧超世界杯”等等言论,更像是一种施压的手段。而从结果上看,这个目标其实也算是达到了—-欧足联提出了新的45亿欧元计划,拿出了更多的蛋糕分给俱乐部。

但是,十二强所没有想到的,也是“欧超不能成立”的第二点因素,便是球迷层面的巨大反对声浪。几乎所有BIG6的球迷都明确反对了自家俱乐部参加欧超。阿森纳球迷组织称这是阿森纳作为俱乐部的死亡,利物浦的球迷更是直接将横幅挂到了安菲尔德门口,直言俱乐部“背叛了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的精神“。

这样的球迷抵制,或许是超出十二强预料的。仅从自家球队的利益来看,至少本队球迷,理应支持欧超才对。更多的经济收入,带来更强的球员购买垄断力,充实自家俱乐部的实力,回到联赛后的优势更加明显,球迷—尤其是阿森纳和热刺的球迷—-似乎应该欢天喜地。

但是,俱乐部没有考虑到的,或许是各队名宿对于球迷群体的巨大影响力。以曼联来说,爵爷弗格森称“利物浦是人民的俱乐部,曼联则诞生在工人之中,但他们却想进入一个不降级、无竞争的联赛里。”费迪南德认为“这是耻辱”,加里内维尔则连珠炮一般地连续反对,“利物浦也掺合进去,他们可是人民的球队!”“曼联管理层这几年一直都很蠢”“阿森纳也参加?它甚至都不在今年欧冠里!曼联和热刺也不在!”“足球就应该是,莱斯特城踢得好,你就可以进欧冠!”利物浦一边,丹尼墨菲表示“球员梦想的是夺得那些他们从小到大看到的那些冠军奖杯,而不是死气沉沉的欧超联赛。”传奇队长卡拉格更是愤怒地将资本与俱乐部做了切割,“我要说的不是利物浦,曼联,切尔西,热刺,阿森纳和曼城这六支球队想这么做,这是约翰-亨利、格拉泽、阿布、曼苏尔、克伦克、列维这些球队老板和超级富豪的责任。他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基本上是将我们这个国家已有100多年历史的足球传统拖入泥潭,毁掉这些俱乐部的发展。”

欧超成立,于豪门的长期发展是好是坏,短期必要性在哪里,出于什么目的,是否违背了俱乐部甚至足球运动自诞生以来的根本精神与核心意义,球迷—至少其中相当一部分球迷—-或许是不够完全明晰的,而是相对懵懂,一知半解,“感觉不对但又说不出所以然”。然而,对于他们来说,本队名宿的公信力和号召力,却无疑是非常重量级的—至少远远大于俱乐部高层和所有者,尤其是在当下豪门以外资为主,本身就带有“赚钱吸血”“唯利是图”“不懂足球”标签的情况下。卡拉格的言论,恰好就代表了大众对于俱乐部持有者外资的整体看法。曼联球迷不可能不在乎弗格森和大内维尔的态度,利物浦球迷也必然将卡拉格奉若神明。名宿的呼吁,将球迷带到了明确的方向上,至少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球迷的反对,直接动摇了欧超联赛的存在根基。对于职业足球来说,球迷就是直接的消费者,不仅是在现场环节的门票和周边零售的消费者,更是收看转播、撑起收视率的消费者。如果没有了球迷的支持,甚至被抵制,欧超联赛的一切收入都将成为单纯的画饼。球迷的重要性,是十二强必然意识到的,因此他们的抵抗,也必然是十二强事先没有预料到的—-如果预料到,也就不会计划此事了。

此外,还有很多非足球层面的重要力量影响,如法国总统马克龙等政治领袖的反对,让欧超其事甚至超出了足球的讨论范畴,成为了十二强完全处理不了、甚至从未料想过的宏大课题。

积极的因素全部失去,消极的因素层层堆叠。并且,从欧足联分出更多蛋糕的行为上看,欧超的目标也算是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实现。因此,明哲保身,先行告辞,就成为了欧超俱乐部的合理选择。

事实上,如上所述,欧超在这一时点的出炉,有着太多的欠考虑、欠完善之处,太多的不确定性夹杂其中。弗洛伦蒂诺扔出的“自组世界杯”言论,便不像是深思熟虑后的成熟计划,而是应对足联“BAN掉欧超球员”之下的仓促反击,反而将自己直接扔到了国际足联的对立面,坚定了国际足联本来可能还不太确凿的决心。

这也与疫情的爆发有着很大的关联。疫情之下,所有俱乐部都蒙受经济损失,但平时开销更大的豪门必然压力更大,现场观赛的条件欠缺让收入压力完全转移到转播,而大头的欧冠转播分成又受到了欧冠扩军带来的影响。焦头烂额之下,十二强将原本可能还在计划制定、各方协调、利弊权衡阶段的欧超联赛提前落实抛出,想着至少对欧足联完成施压,提高欧冠分成,也算是无奈之举。

然而,仓促上马的欠缺考虑,最终还是酿成了超出十二强考虑的结果。以资本的精明,不太可能没有料想到足联的反对,以及独立欧超的难为。即使有这个阻力,他们也可以争取一个围绕欧冠或合作版欧超的谈判资格,分到更多的实际利益。然而,球迷和名宿的剧烈反对,却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这很可能直接导致他们迫于民怨压力之下的引咎辞职,以平愤怒。继续执掌俱乐部,没有担责姿态,会让俱乐部与球迷的分化持续,这显然不是所有者外资提前预料到的—-毕竟,没有人会想把自己做下台。

而目前,曼联的伍德沃德已经宣布提前离任。欧超的领头人弗洛伦蒂诺,也很难免于完全的担责—-皇马急于引进姆巴佩和哈兰德这一级别的球星以重振声威的状态,让它格外需要经济收入,也推动了弗洛伦蒂诺的格外积极,但现在,可能成为“万恶源头”的他与皇马,将要面临怎样的未来呢?没有人能够知道,唯一确定的便是:肯定不会乐观。

欧超酝酿于经济层面的考量,而后看上去搁浅于运动层面的呼声。无论是名宿还是球迷,都代表了更纯粹的足球运动参与者群体,并站在“足球根本,源头,实质”的角度,对欧超发出了批判。然而,这算是足球从资本回归本源的返璞归真吗?算是足球之纯粹性的胜利吗?或许并非如此。国际足联的抵制,是非常重要的一手。欧足联的加大分成,则是动摇十二强决心的另一手。政治层面的干预,与足球没什么关系。即使是球迷的力量,也更多是源于“消费者的流失”之经济考量,而非对球迷的真正尊重—-虽然在具体行为上,它们往往是一回事,但从掌权者的动机出发,却远非如此。

因此,欧超的诞生到“灭亡”(保守起见,可称“搁浅”),主要影响因素其实都是非足球竞技层面的—-国际足联、政客的动机不会是足球,球迷和名宿的观点被接收也是非足球角度。推动这个事件从头到尾的,都是经济与金钱,以及与之相伴的“分蛋糕”权力斗争。

这是疫情之下的必然,更或许,也正是当代职业足球发展阶段的必然。

欧洲超级联赛这个事,说到底就是欧洲足球资本在疫情打击下有点玩不下去了。

根据联合国发布的《2021年世界经济形式与展望》数据,2020年全球经济整体下降幅度为4.3%,这已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全球性经济衰退。欧洲主要经济体中,德国2020年的经济增长为为-6%,法国跟英国为-9.8%,意大利为-10.6%,西班牙为-12.8%,均远远高于全球平均下降幅度。

眼看球迷重新入场依然遥遥无期,欧洲各国的经济大萧条却肉眼可见的已经杀到了门口,即便2022年或者2023年欧洲疫情有了明显好转,也不知道球迷收入跟赞助商撤资到底哪一个先来,此时的欧洲足球俱乐部就好像是被困在泰坦尼克号上的乘客,明知道巨轮沉没已经是定局,只能各自想办法自救。

所谓的欧洲超级联赛,其实就是这12家豪门趁着自己暂时还身强体壮影响力犹存,准备抛下大部队,强行解下救生艇抱团跑路自救而已。

虽然大家都知道救生艇容量有限救不了所有人,但当救生艇没有放下,这些大人物还跟大家在一条船上时,起码人心还是稳的。一旦坐视有人乘着小艇离开,只怕剩下的人不等巨轮沉没就得内讧。

所以对于“船长”而言,相当于少部分人弃船而逃的欧超联赛决不能存在。这个先例一开,保不齐明年几个二级豪门就能再重新组织一个“欧联联赛”,那十几个百年俱乐部一商量再组织个“百年联赛”,亚欧南美的豪门们一商量组织个“环球联赛”,连国家足联的俱乐部世界杯都得跟着凉。

那时候就是一个真正的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的局面。

而“船长”想出的主意,就是给英超六强开空头支票:我已经联系了美国的直升飞机来救咱们,

到时候让你们几个先上飞机!

且不说这直升飞机到底能不能赶在沉船之前到达,这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其实跟欧超联赛的策略差不多,同样还是一个少数人抱团跑路的政策,区别只不过是跟谁跑的问题。

要是按照这个尿性继续发展下去,那么这次欧超联赛的闹剧应该只是一个开端,新一轮抢夺救生艇的抱团跑路随时都有可能再发生,只不过方式有可能会更多变。

有可能是欧冠转播费分成向豪门的大幅度倾斜,这个据说已经在讨论当中。

有可能是在欧足联甚至国际足联领导下新赛事的推出,就好像当初推出的欧国联一样。有消息说现在还没正式开踢的俱乐部世界杯有可能会改制成类似世界杯的赛制,两年一届,以小组赛加淘汰赛的形式进行。

甚至有可能向国内联赛一样,由政府出面组团跟主要赞助商进行下一期赞助谈判,将经济的负面影响尽可能降低。

但不论是那种方式,被收买跟被组团的永远都只会是有钱有势的大俱乐部,不管欧超联赛最后能不能开踢,潘多拉魔盒都已经被打开,这两年发生在国内足坛的俱乐部倒闭潮,说不准两年后就有可能在欧洲大陆再次上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sportnews/337/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