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新闻 / 体育史上有哪些让你「瞠目结舌」的经典失误?

体育史上有哪些让你「瞠目结舌」的经典失误?

说个裁判失误的吧。

在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上,由于裁判的疏忽,男子3000米障碍赛居然多跑了一圈。

结果是,这次3000米障碍赛的成绩前所未有的差(废话多跑了一圈)。按照标准距离的话,最后获得冠军的芬兰选手艾索霍洛当时已经破了世界纪录。按标准距离能得第二的美国选手在额外一圈中被超越,最后只获得铜牌。

马修-埃蒙斯

2004年雅典奥运会,50米步枪三姿的决赛,在最后一枪领先中国选手贾占波3.0环的情况下,把枪打在了别人的靶上(而且还是10.6环),痛失冠军。贾占波夺金。

2008年北京奥运会,埃蒙斯卷土重来。还是50米步枪三姿决赛,结果还是发生了熟悉的故事,埃蒙斯在倒数第二轮领先将近4环,只要打进7环,就将成为奥运冠军的巨大优势下,再次倒在了最后一枪上,这一次他的子弹打在了自己的靶子上,但只有4.4环。这一次获得冠军的还是中国选手,贾占波换成了邱健。

2012年,埃蒙斯出征伦敦。仍然是男子50米步枪三姿决赛,惊人的一幕再次发生,埃蒙斯在决赛最后一枪他打出了一个全场最低的7.6环,只获得铜牌,这是他的唯一一块50米步枪三姿奥运奖牌。

不过他也因祸得福。2004年,比赛结束后,失意的埃蒙斯和同样失意的捷克射击运动员卡特琳娜相识,卡特琳娜原本只是想安慰一下失意的埃蒙斯,但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却射向了她,两人一见钟情,2007年两人走进了婚姻殿堂。

上帝为他关上了一扇窗,却给他敞开了幸福的大门。

而且人家奖牌也不缺

巨大巨大超级超级低级的失误 嘿嘿

我想问问,一场5000人参加的马拉松赛,4999人被取消成绩,算什么程度的失误?

2013年5月,英国东北部城市桑德兰举办了“北方马拉松赛”,这项比赛总共吸引了5000名跑者参加。

由于参赛者实力相差悬殊,跑第一位的杰克·哈里森及其领跑车一直没有进入其他跑者的视线范围(这个家伙居然还是头一次参加马拉松大赛),大家就跟着第二名跑。

赛道的终点是一个体育场,按照主办方的安排,参赛者最后还要在体育场外绕行一小段,才能完成42.195公里的马拉松全程,完成比赛。

杰克·哈里森在领跑车的带领下,正确地跑完了路线,拿到了第一名。

然而在其身后的4999名跑者,由于缺乏正确的指示,只能凭着感觉跑,他们在第二名的“带领”下,没有跑完体育场外的264米,就直接进了体育场抵达“终点”。

他们还在大喘气的时候被告知,由于少跑了这264米,没有完成马拉松规定的全程,他们的成绩全部被取消。

当然,主办方也给予了他们补偿:

那就是下次报名参赛的时候,报名费可以享受七五折优惠。

(主办方这风格绝壁可以入选《新概念英语》课文了)

悉尼奥运会上,有两名游泳运动员在听到裁判说「准备」时就跳入水中,被取消了参赛资格,导致那场男子 100 米自由泳预赛变成了穆桑巴尼的独角戏。

10 条标准的比赛泳道,在埃里克·穆桑巴尼面前齐刷刷伸展出去,让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懵逼地站在泳池前,因为他从未练习过 50 米以上的距离。

像是走错了片场,除了修长的身材,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个游泳运动员。再看看他的国籍,田径场似乎更适合他。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一个声音在心底拷问着穆桑巴尼。

同样疑惑的观众看了眼票根,没错,这是 2000 年悉尼奥运会的 100 米自由泳预赛。

刚学会游泳三个月的业余运动员,竟然就敢来参加奥运会,这种「傻事」只有电影编剧编出来的傻小子才能干得出来,那到底是怎么在现实中发生的呢?

。他来自非洲小国赤道几内亚,一家人住在首都马拉博贫民区的木板房里,父亲早逝的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丁。

为了不让一家人再过苦日子,他考上了大学的工程专业,眼看就要毕业,很有希望进外资石油公司工作,拿到稳定的收入。

可是,身体倍儿棒的穆桑巴尼从小就热爱运动。他踢过足球,打过排球和篮球,但是这些运动都要花钱添置球衣和球鞋。每当他看见母亲脸上一天天增多的皱纹,就开不了这个口,所以没有在这些项目中一直坚持下去。

穆桑巴尼有时候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对运动的喜爱。有一次,他喜欢上了自行车,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提出:「妈妈,我想要一辆自行车。」

母亲长久沉默之后,一声叹息:「孩子,球衣和球鞋我们都负担不起,还要啥自行车。」

穆桑巴尼的失望溢于言表,望了望一旁的四个姐妹,也能理解母亲的不易。

2000 年 4 月的一个早晨,22 岁的穆桑巴尼坐一台破旧的收音机前,那是家里仅有的几件电器之一,万万想不到从那个塑料匣子里传出的声音,将改变他的一生。

「……赤道几内亚将参加悉尼奥运会,现面向全国招募参赛选手,如果你有任何奥运项目专长,欢迎前来报名……」

收音机里这条不同寻常的招募广告,让穆桑巴尼突然兴奋起来:这是一个好机会,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穆桑巴尼调动起刚刚清醒的大脑,大概想象了下奥运会是什么。没准他可以去到那个叫悉尼的地方,亲眼看一看奥运会到底有多热闹。他一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不想一辈子都呆在马拉博小小的木板房里。

第二天,穆桑巴尼按照广告里说的地址,来到了报名处。一个大腹便便的赤道几内亚奥委会官员,从头到脚把他扫视一遍,心中乐开了花。在这里闲坐了半天,总算等来了一个报名的人。

「那么,你会游泳吗?」官员的期待写在脸上。

穆桑巴尼有点懵,马拉博周围全是海,他在这里活了 22 年,不会游泳那是说不过去的;可要说会游泳似乎也不对,从 12 岁那年妈妈第一次带他去海边算起,他每一次跟海水的接触都只限于在膝盖那么深的岸边扑腾几下。

心里在打鼓,穆桑巴尼嘴上可是答得干脆:「会!」——冲着公费出国,不会也得会。

官员看着眼前这个愣头愣脑的年轻人,脸上笑得更灿烂了,他示意穆桑巴尼跟他走,两人来到酒店的游泳池旁,官员说:「游一个,我看看。」

自己吹的牛,怎么也不能让它吹爆掉。穆桑巴尼三下五除二脱掉外衣外裤,扑通一下跳进了泳池,像是跳河自杀一样,在水里胡乱地扑腾了几下,连狗刨可能都算不上,不过好歹避免了被淹死。

水花消散后,官员看他还浮在水面上,满意地点点头:「就是你了,准备好护照和报名照片,我们送你去悉尼……对了,你可能还得练练。」

官员转身离开后,穆桑巴尼迅速窜上了岸,吐了两口水,激动之余有些后怕,刚刚自己差点成为本国历史上第一个为奥运捐躯的人。

2

一声尖利的哨音,把目光呆滞的穆桑巴尼拉回现实。有人告诉过他,听到那声哨响他就该站上起跳台,可是没人对他说过,比赛场地里还有 17000 名冲着他大呼小叫的人。

迈步走向 5 号泳道的时候,穆桑巴尼把泳镜戴好,黑色有机玻璃让看台上的人面目模糊,心中的不安全感却没有因此减少分毫。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穆桑巴尼伸出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向周围望了一望,肢体语言显露出他的手足无措。

自从他被选中,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大多数时间在海里和河里练习。他见得最多的就是赤裸上半身、驾着小船捕鱼的渔夫,他也为那些苦命的人们带去了不少乐趣。

马拉博的渔夫们很少看到这样的奇观:一个挺精壮的小伙子迎着海浪拼命往前游,以他们半辈子在海上讨生活的眼光看来,与其说他在游泳,倒不如说是在演习溺水时的垂死挣扎。

不,那绝对不是游泳,小伙子的动作跟任何泳姿都不是一个路数。他的四肢极不协调地胡乱拍打着,脑袋高高仰起,尽量不沉到水面下,这样跟海水搏斗不到一分钟,他似乎就已经筋疲力尽。

有一个渔夫终于看不下去了:「兄弟,你这是在干什么?」

「练游泳啊,我要去参加奥运会。」

「照我看啊,你最好先学会怎么不被淹死。」渔夫们看着这个愣头青像在看一个笑话。

热心的渔夫这半天索性鱼也不打了,逮着穆桑巴尼一通教育。

「你的腿打水时要稍微弯曲啊,腿比我奶奶的还僵硬,怎么游泳啊……」

「手臂出水时,身体开始微微侧身,带动头部,不是扭头……」看着穆桑巴尼如同落枕般的头颈动作,渔夫们频频摇头。

「嘴巴吸完气,要恢复身体与水面的平衡……」还有渔夫担心他的换气,甚至做好了他呛水后跳下去救他的准备。

一转眼,就到了动身去悉尼的日子,穆桑巴尼跟家人挨个拥抱后,提着行李箱上了飞机,箱子里装着泳裤和泳镜,那是他临行前一天到超市里买的。

马拉博没有直飞悉尼的航班,赤道几内亚奥运代表团一行 11 人辗转三地,出发后的第三天才抵达悉尼。

住进奥运村的穆桑巴尼刚放下行李,代表团团长敲开了他的房门,给他带来 50 英镑零花钱,以及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悉尼奥运会上,有两名游泳运动员在听到裁判说「准备」时就跳入水中,被取消了参赛资格,导致那场男子 100 米自由泳预赛变成了穆桑巴尼的独角戏。

10 条标准的比赛泳道,在埃里克·穆桑巴尼面前齐刷刷伸展出去,让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懵逼地站在泳池前,因为他从未练习过 50 米以上的距离。

像是走错了片场,除了修长的身材,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个游泳运动员。再看看他的国籍,田径场似乎更适合他。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一个声音在心底拷问着穆桑巴尼。

同样疑惑的观众看了眼票根,没错,这是 2000 年悉尼奥运会的 100 米自由泳预赛。

刚学会游泳三个月的业余运动员,竟然就敢来参加奥运会,这种「傻事」只有电影编剧编出来的傻小子才能干得出来,那到底是怎么在现实中发生的呢?

。他来自非洲小国赤道几内亚,一家人住在首都马拉博贫民区的木板房里,父亲早逝的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丁。

为了不让一家人再过苦日子,他考上了大学的工程专业,眼看就要毕业,很有希望进外资石油公司工作,拿到稳定的收入。

可是,身体倍儿棒的穆桑巴尼从小就热爱运动。他踢过足球,打过排球和篮球,但是这些运动都要花钱添置球衣和球鞋。每当他看见母亲脸上一天天增多的皱纹,就开不了这个口,所以没有在这些项目中一直坚持下去。

穆桑巴尼有时候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对运动的喜爱。有一次,他喜欢上了自行车,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提出:「妈妈,我想要一辆自行车。」

母亲长久沉默之后,一声叹息:「孩子,球衣和球鞋我们都负担不起,还要啥自行车。」

穆桑巴尼的失望溢于言表,望了望一旁的四个姐妹,也能理解母亲的不易。

2000 年 4 月的一个早晨,22 岁的穆桑巴尼坐一台破旧的收音机前,那是家里仅有的几件电器之一,万万想不到从那个塑料匣子里传出的声音,将改变他的一生。

「……赤道几内亚将参加悉尼奥运会,现面向全国招募参赛选手,如果你有任何奥运项目专长,欢迎前来报名……」

收音机里这条不同寻常的招募广告,让穆桑巴尼突然兴奋起来:这是一个好机会,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穆桑巴尼调动起刚刚清醒的大脑,大概想象了下奥运会是什么。没准他可以去到那个叫悉尼的地方,亲眼看一看奥运会到底有多热闹。他一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不想一辈子都呆在马拉博小小的木板房里。

第二天,穆桑巴尼按照广告里说的地址,来到了报名处。一个大腹便便的赤道几内亚奥委会官员,从头到脚把他扫视一遍,心中乐开了花。在这里闲坐了半天,总算等来了一个报名的人。

「那么,你会游泳吗?」官员的期待写在脸上。

穆桑巴尼有点懵,马拉博周围全是海,他在这里活了 22 年,不会游泳那是说不过去的;可要说会游泳似乎也不对,从 12 岁那年妈妈第一次带他去海边算起,他每一次跟海水的接触都只限于在膝盖那么深的岸边扑腾几下。

心里在打鼓,穆桑巴尼嘴上可是答得干脆:「会!」——冲着公费出国,不会也得会。

官员看着眼前这个愣头愣脑的年轻人,脸上笑得更灿烂了,他示意穆桑巴尼跟他走,两人来到酒店的游泳池旁,官员说:「游一个,我看看。」

自己吹的牛,怎么也不能让它吹爆掉。穆桑巴尼三下五除二脱掉外衣外裤,扑通一下跳进了泳池,像是跳河自杀一样,在水里胡乱地扑腾了几下,连狗刨可能都算不上,不过好歹避免了被淹死。

水花消散后,官员看他还浮在水面上,满意地点点头:「就是你了,准备好护照和报名照片,我们送你去悉尼……对了,你可能还得练练。」

官员转身离开后,穆桑巴尼迅速窜上了岸,吐了两口水,激动之余有些后怕,刚刚自己差点成为本国历史上第一个为奥运捐躯的人。

2

一声尖利的哨音,把目光呆滞的穆桑巴尼拉回现实。有人告诉过他,听到那声哨响他就该站上起跳台,可是没人对他说过,比赛场地里还有 17000 名冲着他大呼小叫的人。

迈步走向 5 号泳道的时候,穆桑巴尼把泳镜戴好,黑色有机玻璃让看台上的人面目模糊,心中的不安全感却没有因此减少分毫。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穆桑巴尼伸出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向周围望了一望,肢体语言显露出他的手足无措。

自从他被选中,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大多数时间在海里和河里练习。他见得最多的就是赤裸上半身、驾着小船捕鱼的渔夫,他也为那些苦命的人们带去了不少乐趣。

马拉博的渔夫们很少看到这样的奇观:一个挺精壮的小伙子迎着海浪拼命往前游,以他们半辈子在海上讨生活的眼光看来,与其说他在游泳,倒不如说是在演习溺水时的垂死挣扎。

不,那绝对不是游泳,小伙子的动作跟任何泳姿都不是一个路数。他的四肢极不协调地胡乱拍打着,脑袋高高仰起,尽量不沉到水面下,这样跟海水搏斗不到一分钟,他似乎就已经筋疲力尽。

有一个渔夫终于看不下去了:「兄弟,你这是在干什么?」

「练游泳啊,我要去参加奥运会。」

「照我看啊,你最好先学会怎么不被淹死。」渔夫们看着这个愣头青像在看一个笑话。

热心的渔夫这半天索性鱼也不打了,逮着穆桑巴尼一通教育。

「你的腿打水时要稍微弯曲啊,腿比我奶奶的还僵硬,怎么游泳啊……」

「手臂出水时,身体开始微微侧身,带动头部,不是扭头……」看着穆桑巴尼如同落枕般的头颈动作,渔夫们频频摇头。

「嘴巴吸完气,要恢复身体与水面的平衡……」还有渔夫担心他的换气,甚至做好了他呛水后跳下去救他的准备。

一转眼,就到了动身去悉尼的日子,穆桑巴尼跟家人挨个拥抱后,提着行李箱上了飞机,箱子里装着泳裤和泳镜,那是他临行前一天到超市里买的。

马拉博没有直飞悉尼的航班,赤道几内亚奥运代表团一行 11 人辗转三地,出发后的第三天才抵达悉尼。

住进奥运村的穆桑巴尼刚放下行李,代表团团长敲开了他的房门,给他带来 50 英镑零花钱,以及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AG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zlyjnkj.com/sportnews/5202/

365bet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